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永夜君王 >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二一九 还不错的胜利(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章二一九 还不错的胜利

    黑日之下,布洛克斯大公也不好过,他竭力抵抗着黑日的引力,勉强没被一起牵进去。

    而在黑日的范围内,大公座舰都开始局部扭曲,眼看就要向着黑日中心坍塌。如此威力,身处黑日中央的千夜必无幸理。

    就在这时,黑日突然缩小,旋即一片朦朦胧胧的黑暗浮现,将黑日整个包裹。

    正在犹豫要不要退得更远一些的布洛克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这片黑暗中,他看到了世界初生时的景象。

    而千夜与布洛克斯大公几乎同时看见了黑暗中的那方天地。

    只见黑日跃入这片初生的世界,猛然炸开,近似黑暗本源的恐怖力量爆发。但是迸发的力量并没有破坏黑之书的世界,反而加速了世界衍化。

    一瞬间,世界就完成了从诞生到扩张至无限的整个过程。紧接着出现的是这个世界的子民无比熟悉的场景,一个个陆块凝聚,近地保护层出现,各个物种开始在陆块上繁衍生长。

    陆块上出现了魔裔、血族、狼人、蛛魔,虽然他们的模样和现在有相当大的区别,但仍然能够一眼认出其中归属。而另外一些,则明显不是现在永夜世界的主流种族。

    布洛克斯大公忽然激动,道:“那是什么?三圣族?原来他们应该是这个样子!”

    千夜本来也在全神看着黑之书世界的衍化。当魔皇的力量及身时,黑之书自行扩张,吸收了这颗魔晶中的全部魔气,并且放出了衍化的世界。而这一次繁盛之章展示的细节更多更丰富。

    听到布洛克斯的话,千夜心中一动,不等衍化再继续下去,立刻试着收回黑之书。所幸黑之书没有现出其它异状,乖乖回到他体内。

    直到现在,千夜也没有弄明白黑之书真正的作用是什么。一开始它只是个原力容器,不久前则帮助千夜理解永夜世界原力运行,使他能够在公爵阶段就用出相当于大公的战技。

    但是布洛克斯大公的反应却很微妙,从侧面印证了黑之书的衍化世界并非虚无,那些千夜从未见过的生物,很可能就是传说中从圣山上消失的那三个种族。千夜觉得布洛克斯大公激动得有点非同寻常,不过黑之书此刻即是他的血核又是心脏,无比重要,可不能放在外面给人研究。

    收起黑之书后,千夜手中又出现一颗原力炸弹,直接向布洛克斯大公扔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布洛克斯却没有半点拦截的意思,他发出一声长啸,命令全舰撤退,自己则是冲天而起,在爆炸覆盖之前就冲出战舰,瞬间远去。

    千夜一个闪烁,已置身舰外虚空,可看清布洛克斯的去向,也不由一愣,大公居然直接逃离了战场?

    布洛克斯弃舰可以理解,现下既然被千夜冲进了座舰核心部位,又找不到好办法来克制他那种敌我皆损的打法,动力区域迟早会被彻底毁掉。若不想办法打开僵局,在原地死战到底的结果,只会收获一堆废铜烂铁,还不如另辟战场。

    至于那几位魔裔公爵大都在旗舰对决中耗尽了魔气,恢复起来可没那么快,更不能指望靠他们去面对英灵殿。

    但若布洛克斯大公带着四位公爵撤回后方,等候援军,怎么都会给千夜造成点麻烦。如今他这一撤倒是彻底之极,竟然抛下同僚和数万精锐战士,孤身逃走。

    千夜仔细回想,并不觉得自己什么时候给过他重创,难道有哪颗原力炸弹炸得特别狠?他暗自摇头,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千夜忽然心有所感,回头一望,见夜瞳在徐徐下坠的大公座舰甲板上出现,望着布洛克斯大公离去的方向,惋惜道:“他跑得倒快。”

    千夜恍然,原来布洛克斯察觉到夜瞳正在悄悄接近,怕被围攻,才瞬间遁走。

    这时还在下坠的座舰突然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一道强横魔气冲天而起。千夜和夜瞳目光都望过去,却见魔气中空空荡荡,并无强者身影。而在爆炸中,闪出四道淡淡身影,宛若惊虹,向着四个方向瞬息远去。

    那是舰上的四个魔裔公爵。千夜犹豫了一下,也没有去追。哪怕是他,想要击杀公爵也是相当困难,特别是在对手一心想要逃跑的时候。

    夜瞳也没有动,似是措手不及。然而看到她这个样子,千夜就明白过来,夜瞳仍是在虚弱状态,气势完全是装出来唬人的。否则就凭血脉潜伏,布洛克斯大公也不该比千夜更早感知到她的接近。

    布洛克斯大公逃走,四位公爵也跟着跑了,受到重创的大公座舰终于支撑不住,燃烧着坠向大地。不断有强者从舰内飞出,设法求生。许多没有飞行能力的战士和舰员也跳出来,惨叫着坠向大地。他们宁可摔死,也不愿意被活活烧死。

    失去空权,魔裔地面部队也停止了进攻,开始收缩后撤。千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指挥英灵殿下降高空,开始对地攻击,一路驱赶魔裔部队。

    魔裔空中舰队的指挥官倒是异常骁勇,率领浮空战舰群顶着英灵殿的炮火,拼命收纳地面部队,最终在付出近半战舰和运输船被击坠的代价后,救出地面部队的精英强者,仓促逃离。至于那些来不及登舰撤退的部队,就只能任他们自生自灭了。

    千夜让英灵殿飞到大陆边缘,将所有来不及撤退的议会部队后路堵死。战场另一端,血族的指挥官自不会放过机会,及时挥军进击。登陆部队走投无路,只能选择投降。

    一场还不错的胜利。

    血族的伤亡不过数百,看起来是不错。可是带到曦日的都是几个氏族的直系后裔,相对于实力,最珍贵的是他们身上的血脉。所以在清点伤亡时,霍华德一脸沉重,每死一个,都会让他感到心痛。

    如果带到曦日的血族死光,那么十二古老氏族中的卡顿、拉金和凡卓氏族都会灭亡,鲜血长河中的印记也会随之消失。这三个氏族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始祖,又被彻底毁去了氏族血池和大部分家族血池,若要等待那些去了墉陆的普通血族支系中觉醒原生种,希望是极为渺茫的。

    而魔裔的损失就要惨重得多。

    布洛克斯和四位公爵虽然逃了出去,但是带来的上万议会精锐部队损失了三分之二。空中舰队只逃出去小半战舰,另有多艘运输舰也被击坠。特别是大公座舰的损失,数年内根本无法弥补。

    这一仗打成这样,应该说布洛克斯还是低估了千夜,也低估了夜瞳和英灵殿。他带了四位公爵作为副手,又有叹息之墙的神技,能够正面与英灵殿缠战那么久,已经相当了不起。在大公这一级别的战舰中,可说是罕有敌手。

    只是英灵殿的战力远超想象,逼得布洛克斯不断发动叹息之墙,并且时时要使用大耗魔气的超机动动作,导致四位公爵魔气耗尽,在最关键的舰内战时刻无法给予大公支援。

    而夜瞳能够一击洞穿座舰护盾和装甲外壁,让千夜以完好实力攻入舰内,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在整场制空权的战斗中,几乎所有关键环节都发生偏差,布洛克斯的落败也就无可避免。

    初战告捷,霍华德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喜气。不过他也知道,这仅仅是开始,布洛克斯代表的是魔裔前锋,或者说,是议会大军前锋。如果黑暗大君出现,那么这些血族后裔恐怕是保不住的。

    不过这个可能,谁都不提。

    击退魔裔先头部队,霍华德指挥血族打扫战场。战场上有多艘被击坠的浮空战舰,都是不可多得的物资来源。

    被俘虏的魔裔和蛛魔战士数量过万,被就地转成了苦力。有了物资和劳动力,只需要一两日时间,血族的防御基地就会修缮完毕。

    暮光大陆,斯伯克氏族核心领地上和大部分地方一样,要隘之地都插着议会的旗帜,不过熔岩古堡主楼上空重又挂上了火焰王冠的长旗。

    哈布斯宽大的书桌几乎变成了一个书堆,桌上、案边甚至脚边都叠满了密密麻麻的文献。这些文献形制各异,有厚背硬面的书籍,也有放置在长条水晶或玉石材质盒子里的羊皮卷,更多的是各式手工装订而且完全没有规格可言的制品。

    这些文献的共同之处就是看上去有着非常久远的历史,尤其是那些散卷,表面都看得出岁月的痕迹,让人拿在手中不由就小心翼翼起来。

    哈布斯靠在桌前,闭着眼睛像是在小寐。

    魔皇正坐在落地窗前,一边读书,偶尔会抬头眺望远方的落日美景。他手中是一本古书,明显的血族风格,封面封底和硬边装饰华丽,装订线还在夕阳中不断变幻色彩,这本书显然完全是手工制作,就连书的内文也是由名家抄录。

    魔皇看罢一章,满足地叹了口气,说:“这本书写得真好……”他转过头向书桌边望去,微笑道:“哈布斯卿,你还是在这里更放松啊!”

    哈布斯既没装作熟睡,也没睁开眼睛,只淡淡道:“您日理万机,即使只是分身在这里,一连多日,恐怕也会耽误不少事吧。”

    “能够看到这些古书和文献,就是值得的。”

    “那还要感谢您,把这些先祖们手抄的孤本全部交给我保存,没让它们毁于战火。”

    魔皇低下头,将手中的古书又向后翻了一页,道:“珍贵的典籍和珍稀的资源同样值得郑重对待。这本书仿佛让我看到上古时期最初的血族始祖们艰苦开拓的景象,每一个当年的圣族,本身就是一段传奇。”

    “您手上的那本书出自莫维氏族的卡特尔之手,这位可敬的诗人终其一生未能突破伯爵。所以无论对血脉天赋的认知还是对大战双方的认识,都停留在很肤浅的层次。这本书的价值只在于两点,一:纪录战役数量多,描述真实。二:他的书法艺术。”

    “只要真实,就足够了。我想要知道的,就是上古时期的真实。”魔皇抬头看了一眼几乎要将哈布斯埋在里面的书堆,道:“即使是诗歌体记载的篇章,也十分有趣。看来我还得多待一段时间。”

    哈布斯道:“相信您会遵守承诺,而我也会在圣战期间待在这里,不踏出城堡一步。”

    魔皇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不过现在我却有些不相信自己了。”

    哈布斯缓缓睁开眼睛,注视着魔皇。以魔皇的身份,说出这话当然不是单纯的想要撕毁承诺那么简单。

    此刻夕阳的余晖从另一边落地窗里投射进来,洒在两人中间的地板上,仿佛一片燃金的波光。

    片刻后,哈布斯口气平淡地道:“不管怎样,都很感激您允许我回到这里。氏族城堡是每个以此为家名的血裔的根,如果我们战死沙场,灵魂将回归圣河,却会希望尸骨可以归葬家乡。”

    魔皇的眼神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道:“林的事情,我很遗憾,但我不会道歉。”

    “让你遗憾比让你道歉更不容易。”哈布斯道,口气中有些隐约的讽意。他有着梅塔德隆的记忆,当然明白一位起于微末的黑暗圣山,绝不会是瞻前顾后之人。

    魔皇道:“哈布斯,你没有发现吗?我到现在都没能走出他的影响。”

    哈布斯一愣,脱口而出道:“天机术怎么可能对圣山有效!”

    魔皇低低叹息一声,“圣山?呵……”

    哈布斯的血核忽然战栗了一下,他想起一件旧事。当年夜之女王在虚空深处与天鬼战斗,没能及时回援,以致议会在底层永夜大陆输过一场战争。夜之女王的威能深入人心,并没人想到可能会是大秦帝国的干扰。

    “那么凯恩陛下,您的决定是什么呢?彻底清除让您不安的根源?”

    魔皇苦笑,没有回答。

    就在这时,哈布斯若有所觉,抬头向窗外望去。一艘魔裔战舰在天际出现,全速驶来,直到接近古堡时才开始减速。

    不等战舰降落,就有一道身影射出,在空中略略盘旋,便捕捉到了魔皇着意释放的一缕气息,向这边飞来。他甚至等不及走门,而是很失礼地穿窗而入,出现在魔皇面前。 (https:)( 永夜君王 http://www.9zks.com/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