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类型 > 永夜君王 > 卷三 吾心安处 章二二零 不安的根源(作者: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章二二零 不安的根源

    “布洛克斯卿?”魔皇道:“什么事这么匆忙,直接跑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你应该在曦日大陆才对。”

    布洛克斯单膝点地,道:“至尊的陛下,很抱歉,我失败了。”

    魔皇神情不动,口气依然很温和,“哦?这倒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结果。梅斯菲尔德之主报告说,黑暗福音霍华德伤重得都快要掉阶了。以你和乔其合力,还有斯迈特大师坐镇,就算不能大胜,也应该小赢才对。”

    哈布斯不为人觉地皱了皱眉,这几个魔裔强者都在永夜阵营中赫赫有名,其中乔其年轻一些,布洛克斯大公却可能都不比某些衰老的亲王弱了。不过是追击一些逃出暮光大陆的血族,魔裔居然派出了两位顶尖大公和一名大巫师。

    尤其是魔裔的大巫师,他们已经很久不出现在战场上了,可是有着梅塔德隆记忆的哈布斯却还记得,魔裔巫师和战士结合的阵容是多么棘手。无论是大巫师的秘法还是他们操纵的武器,对于战力的加成都是以倍数计的。哪怕霍华德完好无损,也难以抵挡这样的阵容。

    布洛克斯俯身低首道:“是我太冒进了,没有等他们到位就发动攻击,结果先头部队只救回来小半,我的座舰也被击沉。”

    魔皇将手中的书放在一边,脸上的温润消失少许,道:“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你急着赶来见我,是要谢罪吗?”

    布洛克斯道:“在请罪之前,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向您报告。”

    他没有说下去,而是看了一眼哈布斯。

    魔皇道:“哈布斯卿不用回避。布洛克斯卿,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是,陛下。我见到了千夜,并与他激战一场。在战斗最后,他使用了黑之书,并且呈现出这样一幕图景。”

    布洛克斯大公双手虚托向前,掌上释放出一团魔气,里面出现千夜身影,周围黑之书衍化世界的过程,全都被纪录下来。

    看到大陆成型,诸多种族出现,魔皇腾地站起,又徐徐坐下,对哈布斯苦笑道:“我刚刚说过,对自己能否遵守承诺没有信心。”

    哈布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微微抬头,静静望着魔皇。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微微透出冷意来。

    魔皇从哈布斯身上收回目光,道:“再演示一遍。”

    布洛克斯大公依命,再次将影像放出,直到世间繁盛,才嘎然而止。

    魔皇看得入神,下意识地问:“后面的呢?”

    “没有了。”

    “为什么?”

    “千夜将黑之书又收了回去。”

    魔皇略一思索,笑笑道:“那孩子感觉很敏锐,只是有时候也挺心大的。布洛克斯卿,详细说一下你的战斗经过吧,不要漏掉任何细节。”

    “是,陛下。”

    布洛克斯大公开始讲述从千夜冲入座舰,到战败逃亡的全过程。他不仅详细说明了千夜的技能和威力,还加入了自己对双方力量对比和规则变化的判断,若千夜在场,可能会惊讶于这位开局骄狂收局太怂的大公,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而魔皇十分耐心,始终认真地听着,偶尔还会问几个问题。

    说完后,布洛克斯大公满面惭愧地道:“这次是我轻敌冒进,我恳切地请求您再给予一次机会。我和乔其联手,再有斯迈特大师的加持,有把握击败千夜和夜瞳,将他们献给您。黑暗福音霍华德现在只能捣捣乱,起不了什么作用。”

    魔皇摇头道:“第一次或许可以,现在你们已经交过手,他们有了准备,就很难了。”

    “他们不过是公爵……”布洛克斯还想坚持。

    魔皇缓道:“唔,让克拉苏……算了,他另有要务,黑日山谷还需要他坐镇。你去找马克尔议长,拿一份有我徽记的信物,然后去见索萨吧,他也算是和千夜打过交道。”

    布洛克斯略感意外,没想到魔皇对千夜竟是如此重视。

    哈布斯忍不住出声,“不过一次中型规模都算不上的圣战,就出动大君,还是一头老狼?”

    哈布斯的讥讽之意实在太过明显,布洛克斯顿时回头对他怒目而视。

    魔皇打断了两人一触即发的气势,道:“布洛克斯卿,去办吧。”

    布洛克斯立刻回转身,恢复恭谨态度,行礼之后离开。

    然而书房的气氛却再回不到之前的平静,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甚至透出些许微寒。

    魔皇起身踱步,这实在是个不寻常的动作。

    黑暗圣山们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在大部分人眼中,如同俯瞰众生的神祗。就像夜之女王,偶尔在议会出现的投影,都让下位者有顶礼膜拜的冲动。魔皇已经是圣山中最亲民的一个,但也从未在人前显示出这种如同普通人心中犹豫挣扎的举动。

    哈布斯又闭上眼睛,像是要小寐,片刻后,却还是他首先打破了沉寂,“凯恩陛下,是否杀了林熙棠还不够,还要杀掉和他相关的所有人?”

    魔皇停住脚步,向他望去,哈布斯却没有睁开眼睛。事实上,两人还是第一次正面谈及这个问题。

    “在长生王陨落前,曾经从他那里传来一个消息。人族一直在进行一项秘密计划,企图颠覆我们世界的力量谱系。”

    “力量谱系是可以颠覆的吗?那可是世界的底层规则。”

    “虽然不是那种一夜之间的改变,听起来也有违常理,但是实际上,黎明在力量谱系上的占比一直在扩张。”魔皇温和地道:“这个计划这一代的主持人是林熙棠。”

    “那个计划实在匪夷所思,我们黑暗子民连想都想不到的事情,您相信人族能做到?”

    “亲爱的哈布斯,能够倾听世界规则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而圣山之上,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哈布斯陡然睁开眼睛,直视着魔皇。魔皇话中含义太过惊人,他几乎认为自己理解错了。

    “这个消息无论真假,无论人们是否相信,都会造成永夜世界的恐慌。所以到目前为止,你是第四个知道的。”

    魔皇把话说得更加明白,让哈布斯知道自己的想法没错。对世界规则了解最深的圣山们,觉察到了某些不为人知的变化,并且在一些事情上达成了共识。

    “十分不幸,那么美丽的星轨,在这个世界上,最长也只能存在六十年,都不够我们的幼崽成人。更不幸的是,我们是他想要消灭的敌人,而且我想不出有什么能改变他的想法。”

    片刻之后,哈布斯苦笑道:“短生种的固执来自于他们生命短促,过于遥远的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是不切实际。林元帅或许是对自己所拥有的未来更能确定,所以愈加无法动摇。”

    “是的,人族真是矛盾的生物。个体生命的短促让他们格外专注眼前,可是这种局限却并没让他们走错未来。”魔皇顿了顿,心平气和地道:“这就是我们的敌人。”

    “您打算彻底清除让您不安的根源?”这是哈布斯第二遍发问,话题又转回魔裔大公到来之前。

    魔皇这次沉默的时间有点长,他过了很久才道:“如果你指的是林,不,我不能杀死他第二次。况且我不知道林是怎么做到的,他把自己的本源湮灭了。所以他的遗骨现在很不稳定,一旦原晶离体,立刻就会崩解。”

    哈布斯愕然,“本源?生命的本源不是各自的原力吗?”

    “魔裔研究院只是拿这个名词指代而已,他们认为,短生种也有一种类似于长生种灵魂的本源。我们的灵魂如果强大到能够抵御命运之轮的消磨,就有可能在未来觉醒。短生种却不行,他们的生命本源会与躯体同朽。”

    哈布斯发了一会儿呆,道:“所以您要对千夜斩草除根?”

    魔皇摇头,“不,亲爱的哈布斯,千夜或许很重要,可是黑之书更重要。实际上,一两个人的生死无关大局,等纯净的新世界建立,不适合存在的自然会慢慢消亡。”他叹了口气道:“只有林是不同的。”

    房间里一道魔气若清风拂过,半空中出现了繁盛之章世界衍化的景象。魔皇静静看着,直到影像中断,方道:“真是百看不厌。”

    “这就是纯净世界的样子?”

    “确切点说,应该是这个世界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只是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黎明原力都在我们世界里留下太多的痕迹。就算彻底清扫过,存在的终究是存在过。所以黑之书中的世界也只能是理想,永远也不会实现的理想世界。可是,这不妨碍我们向它靠近。”

    哈布斯又沉默了,他站起身,从桌子后走出来,到落地窗边向外远望,道:“最近您的话很多。”

    魔皇自嘲的一笑,道:“即使坚定信念,确立目标,也会有彷徨困惑的时候。你可以把它都当作是我的自言自语。”

    哈布斯转过头看他,目光颇为新奇,“我以为只有我们才会有这种烦恼。”

    魔皇失笑道:“亲爱的哈布斯,你是最不该有这种疑问的人。我和你,亦或我和你们有什么根本不同?”

    哈布斯被说得微微一怔,这不符合永夜世界长久以来的位阶和等级常识,圣山怎么可能和普通永夜贵族一样。然而他再想了想,又觉得没法反驳,冒险者凯恩和魔皇凯恩的真实性情并无改变。

    “好吧,这一点上,我承认你是对的。”

    魔皇拿起手边一份文献,随手翻了翻,就饶有兴味地道:“这篇是讲上古战争时的后勤管理吗?很少见啊!”

    哈布斯却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头,反而问道:“所以,凯恩陛下,您确定了吗,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看书,直到黑日山谷大门开启。”

    “还没有开吗?比起最初的预计时间,这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吧?”

    “这就是让我疑惑的地方。新世界意志似乎在抗拒开启大门,并且对各种探测也都给予相当坚决的反击。这个意志,已经聪明得不象是世界意志了。”

    “新世界意志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魔皇老老实实地道。

    这一刻,哈布斯都有种面对没有回答出老师提问的年轻学生的感觉,并且脑海中翻涌出许多属于梅塔德隆的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冒险者凯恩并不比魔皇凯恩应对起来更容易。

    哈布斯摇了摇头,踱回书桌边,也随手拿了一本古书翻阅。这些虽然是血族的珍藏,可大部分他也是未曾看过的。至于他和魔皇之间暂时而脆弱的平静,谁也不知道能够保持多久。

    帝国,通向新世界的大门外,一支神秘部队正在集结。这支部队数量不大,可是装备异常精良,个个都武装到了牙齿,所配备的浮空战舰也均是最新锐的型号。这些战舰外观看上去灰蒙蒙的,和帝国禁卫舰队的涂装截然不同。

    在这支舰队不远处,一艘不起眼的小浮空舰中,皓帝与张伯谦正对面而坐。

    “张王此去,千万小心,一切以保全自身为要。若事不可为,即当设法全身而退。”

    张伯谦道:“此役于全局至为关键,我自会寻找战机,为帝国削去一二强敌。”

    皓帝微微皱眉,道:“何必勉强?”

    “永夜内部的局面已经很明显了,若是让魔皇平了血族,一统永夜,今后帝国该如何自处?”

    皓帝道:“总会有办法的。”

    张伯谦道:“那陛下又为何自己要机动出战?”

    皓帝被张伯谦堵了这一句,摸了摸下巴,想换个话题, “那曼殊沙华……”

    张伯谦截道:“外物而已,有它没它没有分别。强要使用,威力也会大打折扣,又是何必?名枪若真比人还能左右战局,陛下和临江王为何不用人皇?”

    皓帝被堵了第二句之后,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一刻感受到了老师的心情。

    这时两人若有所觉,同时向房门处看去。门被敲响,皓帝叫进后,一名女军官走了进来,再仔细看去竟是李后。

    “准备得如何?”

    李后道:“新战舰已经返回,这次在新世界内一共停留四日,关键设备只是小损。以此推断,应当可在新世界内停留两月左右。不过黑日山谷环境严苛,恐怕在那边的停留时间不会超过四十天。”

    “此战,天机方面,可有什么征兆?”

    皓帝这一问,本没有抱什么希望。新世界意志能够令至尊束手无策,强大得无以复加。以天机术去算它,实与自杀无异。帝国的天机术士也就是在外围观察一下大势,还常常只看见一团混沌。

    不料李后脸色有异,回道:“最近一次……新世界意志,似是对我人族抱有善意。”

    “善意?”皓帝大奇。张伯谦也是十分意外,他明里暗里进出过新世界数次,可没这样的感觉。

    “没错,臣妾也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就冒险接触了一下,得到的反馈,它似是希望我们进入里世界。”

    皓帝与张伯谦对望一眼,道:“若是如此,最好不过。但也要谨防天机之兆被蒙蔽扭曲,张王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这次张伯谦没再堵他,很给面子地点了头。

    皓帝转头望向李后,神情变得柔和,道:“下次千万不能再如此冒险了。”

    李后怔了怔,方道:“遵命。”

    张伯谦推案而起,道:“既是一切就绪,那臣这就出发了。”

    皓帝站起相送,“预祝张王旗开得胜。”

    张伯谦身形一敛,就从舱室内消失了。( 永夜君王 http://www.9zks.com/0/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