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 正文 V章078:本质的区别就是,合法睡你想睡的女人(作者:茗香宝儿)
限制级婚爱,权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V章078:本质的区别就是,合法睡你想睡的女人

    www.9Zsc.CoM

    “丝----”唇角几乎都麻辣得失去了知觉,舒然在呼出一口气之后,端起摆放在旁边的温开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

    麻辣鲜香,味道霸道而又让人欲罢不能,只不过这辣味儿太劲道了,舒然感觉是自己喉咙都快辣得燃起火来了,辣得是浑身都难受。

    “慢点喝,别呛到了!”坐在对面的尚卿文说着,让服务生赶紧又送来一大杯的温开水,在舒然大口灌下一大半杯之后喘气时,看着对面坐着的男人依然悠然自若,不由得瞪大了微涨的眼睛,可以想象,眼睛都辣得涨疼的她嘴巴肯定也是成香肠嘴了,但是不应该啊,他也是这样吃,可为嘛他就面不改色,而她辣得都恨不得跳起来去外面跑两圈了。

    一向在林雪静面前自诩吃辣过人的她今晚上被辣椒辣得肠胃翻搅,而且最郁闷的是在她辣得跳脚的时候对面的人还这么从容不迫!

    就像是你自己堵车的时候看到其他道上的车畅通无阻,你眼巴巴地瞅着人家一阵风似的刮过去而你还被咔在原地动不了,嗯,就是这种心情!

    舒然辣得眼泪花花,在吞下口中最后一口水之后把筷子一放,不吃了!

    尽管自己对辣味有着无法抗拒的情怀,但此时她辣得头晕乎乎的,浑身汗都出来了,再吃下去恐怕自己晚上肚子会不舒服,不得不停下来,睁着微红的眼睛看向坐在对面的尚卿文,边喘着热气边纳闷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从辣椒里挑出一小块的兔肉丁放嘴里慢嚼细咽,眼眶里雾气蒙蒙,心里却在大叹,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看不出来他还真能吃辣的!

    从川菜馆出来,被凉凉的夜风一吹,舒然顿时觉得被辣椒辣晕过去的神经得到了复苏,雪花从天上飘落下来,落在她滚烫的脸颊上,身上的火气也随即降下来了不少,尚卿文去那边取车,舒然站在原地等他开车过来却没有要上车的意思,见他滑开了车窗,她便对着坐在车里的人轻声说道:“谢谢你今天晚上请我吃饭,我自己坐车回去,再见!”

    今晚上是她这段时间一来吃得最畅快的一次,这段时间为了秦家的事情她是没心情吃得好,反倒是今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麻辣就跟酒精一样能麻痹掉自己的神经,今天晚上吃饭的心情不错!

    “不需要我送你吗?”坐在车里的尚卿文看着她,透过车窗,站在车外的女子一身黑色的大衣,颈脖上随意耷拉着的长围巾随着夜风轻轻地荡了荡,黑夜中她那微红的脸颊有着一种让人迷醉的风情,身材高挑的她孑然而立,手指时不时地伸手去撩开那脸庞边被风吹乱的长发,看得车里的尚卿文目光深深地凝聚而起。

    “我自己回去吧,谢谢你!”舒然说着,唇角的笑容很轻地扬了起来,转身,大衣的衣角随着她迈开的步伐掀飞而起。

    “然然!”身后的声音顺着夜风飘灌而来,舒然脚步一停,转身看向了他。

    坐在车里的尚卿文身体微侧,声音轻轻地响起,“明天上午十点我也要去医院,你去吗?”

    舒然的目光对上了他那双平静而微笑的眼眸,好半响才轻轻点头。

    尚卿文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身影,目光在她离开的方向凝视了很久。

    --------新年快乐分割线------------

    锦色酒店,晨起,窗外的亮光透过晰开的窗帘钻进了屋子,狼藉的大床之上,聂展云睁开眼目光在陌生的房间里看了看,正要从床上坐起来时,才觉察到自己头胀疼痛不已,他伸手抱着自己的头艰难地坐起身来,身上的薄丝被一滑开,枕在他胸口的女子便露出了那张脸,晨光中气息静谧脸色微微发白,聂展云在看清对方的那张脸的时候,抬眸迅速地看向了房间里周围,在大床边的地板上,随处可见乱扔的衣物,他涨疼不已的脑子随即炸/开,将伏在他胸口的佟媛媛一把拽起来往一边推去。

    昨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他明明记得他是和舒然在一起的!

    聂展云推开佟媛媛的时候浑身乏力得险些支撑不住,而被他一把推醒的佟媛媛也在疲惫中睁开了眼睛,看着满脸怒意的聂展云,她笑了一声,一把拉开裹在自己身上的丝被,露出来的身体上布满了昨晚上疯狂时留下的印记,那醒目的印记看在聂展云的眼里就像一道即将要燃起来的火,大片大片的触目惊心。

    佟媛媛看着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的聂展云,她从床上爬起来,让自己的身体毫不保留地暴/露在他面前,声音有些嘶哑地出声,“看到了吗?展云,你爱的是我!你看看,你昨晚上有多爱我!”

    “闭嘴!”聂展云低喝一声,摸着自己疼痛不已的太阳穴,却在坐起来时一把扣住了佟媛媛的颈脖,眼睛里有着瞬间晕染开了的恼意,“你昨晚上到底给我吃了什么?说!”

    看着她那满身的印记,可以说明他昨晚上有多疯狂,可是不应该,他即便是醉酒也不会这么没有节制,但是晨起身体的异样让他明显感觉到了体力的透支,如果身体正常,他不可能这么疯狂!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这个女人又给他下了药!

    佟媛媛被他卡着脖子,身体瞬间被推倒在床上,艰难地挣扎了一下却浑身都使不出力气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掐住自己的颈脖,他一整夜无度的索需,她早已被掏空得像只破碎了的娃娃,哪里还有力气反抗?在被他掐住脖子的那一刻,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来,断断续续地说着,“展云,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你离不开我!”

    “践人!”聂展云微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床上的女人,一把松开手,爬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室内的空气里弥漫着靡靡之气,到处充盈着那暧昧的气息,聂展云坐在床上要站起身来时被佟媛媛的手一把卡住了衣服,他头也不回直接将她的手抓开,而佟媛媛却不依不饶地再次伸手牢牢地拉住他的衣服,“聂展云,事已至此你还想逃避责任?”

    系领带的聂展云冷笑一声,“责任?什么责任?”他说着转身伸手扣住佟媛媛的下巴,一把抬高居高临下地看着脸上发白的佟媛媛,“佟大小姐这么喜欢给男人下药,昨晚上你满意了吗?”

    佟媛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气恼来,“不是我,我没有!”

    聂展云冷哼一声,收回手站起身来背对着床上想要艰难爬起来的女人,沉声说道:“别再来恶心我了!”

    聂展云说完迈着大步往卧室外面走,砰的一声关门时趴在大床上的佟媛媛浑身还在颤抖着,聂展云,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么可以这样对我?

    ---------新年快乐分割线----------

    “呲拉--”一声,是透明胶带被撕开粘贴的声音,紧接着便是用力地拍了拍,蹲在打包箱子边的舒然围着小围裙,头发松松地绑着,打包的箱子比蹲着的她要高出一大截来,她半蹲着不停地拉开了胶带往纸箱的边缘接口处贴过去,贴好之后检查了一遍最后用笔在箱子上标注出里面所放的东西,到时候搬家她也好有个印象,不然害怕箱子太多了,少了一件就麻烦了!

    “第7个!”舒然在箱盖子上标下了一个大大的‘7’字,还在数字周边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醒目的圆圈。

    这样够醒目了!舒然又撕开胶带准备把纸箱周边都再封一次,便听见门铃声响了起来,她纳闷地走过去从门眼里看到门外站着的人,顿时微惊,想起了昨天晚上她说的要去医院的事情,便急忙给他打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舒然看着站在门口的尚卿文。

    尚卿文手里拿着车钥匙,看着来开门的舒然,表情微微一愣,目光在舒然的身上淡淡地扫了一圈,似乎是没料到开门的舒然是以这样的一副姿态出现。

    舒然被他那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衣着,有些讪讪地干笑一声,“我正在收拾东西,家里有些乱!”说着便转身往客厅里走。

    “我打你手机没接,打电话给秦叔叔,他说你没在医院,所以我只好过来了!”尚卿文说着走进了客厅,见到了客厅那边堆放了不少的纸箱子,一向整洁的屋子里显得有些拥挤凌乱,都把沙发的进出口都堵住了,这要坐沙发的话可能只有长腿着翻过去了。

    舒然完全是没想到他会过来,所以穿着居家服套着小围裙的她对此时面对着尚卿文的装束是显得格外的局促,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地蹲下身去把客厅地板上落下的碎纸屑和其他杂物都一一捡起来,抬脸看着还站在客厅里的尚卿文,闷闷地说道:“我家里乱,想要喝水的话自己去倒吧!”她说着撩了一把落在额前的头发,胡乱地把手里的胶带往纸箱的最顶端的那个封口封起来,麻利地捡起地上的圆珠笔,用鼻尖狠狠一戳,用手顺手一带将封口封好。

    尚卿文单手塞在裤兜里,听着耳边那拉扯着胶带发出来的滋滋滋滋声,他的目光却转向了四周,平静地扫视一圈之后,他语气淡然地出了声,“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蹲在地上装东西的舒然动作停顿了一下,又极快地拿起几本书往箱子里一放,“嗯”了一声,心里却在叹息着,其实她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她跟林雪静约好了今天晚上就去看那套房子,她家这些东西,光是更衣室里的那些琳琅满目的鞋子和衣服都有几个大箱子,恐怕还需要两个房间单独来堆放这些物品,才能更好的分门别类地存放好。

    尚卿文凝着蹲在地上忙活的舒然,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转开了目光,在房间里油走了一圈之后站在落地窗那边轻轻拉动了一下活动窗帘,貌似无心的一句话淡淡地飘了出来,“需要我来帮你搬家吗?”

    蹲着放东西的舒然心里微微一跳,急忙摇头,她都觉得她和尚卿文现在这种关系让她既无力又尴尬,心里一横,抬起脸来看着站在落地窗边的男人,“尚卿文,我想我们--”

    “然然,不如我们还是先去医院比较好,因为那个专家好不容易才预约到了,我们还是早点去,不要让他久等,你觉得呢?”尚卿文含笑着看着舒然。

    舒然要说出口的话被他这么一打断,拿在手里的书也不由得捏了一下,暗吸一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如去了医院之后再谈也可以,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好,起身说着让尚卿文等一下,她换了衣服就走。

    尚卿文看着她疾步走进卧室的身影,衣袖中的手指把玩着拽在手里的打火机,悠悠一笑!

    去医院的路上,尚卿文已经跟舒然大概地说了一下今天所预约到的这位专家的资历和成就等等,舒然认真地听着,心里却忍不住地有些过意不去,其实当她还没有走出家门时得知今天要去见的专家就是自己一直想见的人时,她就已经强忍不住着想立马飞奔到医院了,当日那位主治医生在跟他们讲解秦侯远接下来的治疗方案时就提到这位专家,只不过当时主治医生说这位专家恐怕不容易请到,因为他并不在国内,但让她惊喜的就是,他居然来了中国。

    “他的档期排得这么满,会不会没有更多的时间呢?”舒然在惊喜之后便是深深的忧虑,尚卿文告诉她,这位专家这次来D市是为了一项新药产品的研发,他在D市所待的时间不会太久。

    每一个病人都希望自己能得到医生更多时间的照顾,所以她也在期望着能为秦侯远争取到更多的治疗时间。

    开车的尚卿文淡淡一笑,“他既然已经答应了,至少不会太马虎吧!”

    “啊?”舒然忍不住地叫了一声,还马虎呢?病这东西能马虎吗?舒然一听就觉得有些不靠谱了,回想起电视里的那些所谓的‘专家’,说什么绿豆啊白萝卜能治百病之类的,害得绿豆一段时间的疯涨,价格到现在都还久居不下,她迟疑地看了看尚卿文,“那个专家,到底行不行?”

    “行不行要试过才知道,你去看看就明白了!”尚卿文说着便加快了些车速,此时车里舒然还在想着那位专家的事情,她刚才给舒童娅打了电话了,舒童娅一直都在医院陪着秦侯远,得知今天要给秦侯远做进一步的治疗,她也是抱有了很高的期望。

    舒然在挂了电话之后,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秦侯远的病情情况她也是知道的,她就是怕大家的期望值都太高了,到时候万一--

    手机在这一刻响了起来,她滑开屏幕看见是好友林雪静打来的电话,接通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说上话,电话那边的林雪静就大声地说道,“然然,今天早上的报纸你看了没有?还有网上流传出来的视频?”

    “什么?”舒然比林雪静的话给问懵了,她这段时间为了秦侯远的病卖房攒钱的事情是忙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悠闲地去看报纸逛网页?

    “就是那个--那个--唉,你自己在网上看,不过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啊!”林雪静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了出来,后面还加上了一句,“要是你没有时间就别看了,反正无关紧要,跟你又没半毛钱的关系!”

    嗯?舒然挑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这么着急跟我打电话是什么意思?舒然正要询问是不是今晚上预定的看房一事要延迟了,林雪静已经急匆匆地挂掉了电话,她对着自动锁屏的手机愣了半响,果断地滑开手机屏幕,还没有准备去点开网页,就见自己有几条未读短信,她蹙眉着随意点开了一条,跳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百度网址,她是没闲情逸致去翻开这些链接网页,但在她又点开另外一条短信时,依然有这个网址链接,她的手指微微一动,屏幕上已经自动跳转进了那个网页,在她纳闷着想关掉时,屏幕上已经闪动出一个视频来,紧接着便是超清晰版的动作片,大尺度的写真秀,连声音都无比清晰。

    舒然拿在手里的手机,耳边是一不小心抖动手指时点开的扩音键而发出来的呻/吟低吼声,有那么一瞬间,她是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睛,怎么会是--

    “怎么了?”耳边传来尚卿文那熟悉的声音,而被这一幕刺/激得心率加速的舒然本来是要赶紧将那网站关掉,但她太急了,手一抖,手里的手机就落了下去,也不知她是怎么拿的手机,一抛落那手机就落在了她左边的座位旁边,此时那视频上的声音像是在冲刺着一个高/潮,声音高亢而逍魂,但舒然却急得满头大汗的要去捡手机,旁边一只手从她座位旁伸手捡了起来,不等舒然开口,便拿着那手机扫了一眼。

    “别看!”舒然情急之下低叫出声,而此时她才发现车已经停下来了,没有了其他的噪音,车厢里那呻/吟的声音和高亢的低吼声尤为的清晰,舒然是瞪得眼睛都直了,大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只感觉这呻/吟声的叫声充斥进自己的耳朵,让她是全身都忍不住地打颤,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而在看到尚卿文的目光在屏幕上扫了一眼再抬眸看她时,眸光有些怪怪的,又像是探究又像是哭笑不得!

    “还给我!”舒然被他那目光看得一阵面红耳赤,天杀的,看这么现实版的A/V都没红脸的她被尚卿文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她就觉得整张脸和耳根子都烫得要燃起来了,而自己那晕乎乎的脑子也灼热得像一百度的开水,咕咚咕咚的沸腾了起来。

    尚卿文很配合地将手机递给她,舒然一接过来是连手机都不关,直接抠掉了电池,那靡靡的呻/吟声总算是消失了,舒然大口地喘息了一声,觉得全身都紧绷得出了一身的汗。

    “怎么想起看这个了?”车内响起了尚卿文那磁性的低音,说话的语气也是格外的平和,但舒然却听着有点怪异,老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在笑。

    舒然不由得心里懊恼,忍不住地反驳,“难不成就只有男人能看,女人就不能看?”说着她推开车门,下车,关门,砰的一声震得车身都抖了一下!

    坐在车里的尚卿文看着撒气着下车的女子,不由得挑了一下眉头,他只是想说一个人是很没意思的!又没说女人不能看!

    下车的舒然大步地朝住院楼走去,脚步落地时有些重,高跟鞋是踩得踢踏踢踏的响,每踩一步她心里的愤怒就越发的沉郁,那视频就是林雪静要她看的东西吧,是,林雪静最后的一句话说得很对,无关紧要简直没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当她看到昨晚上还强吻她的男人跟那个女人在床上疯狂缠绵,她就忍不住地想着,昨晚上为什么不狠狠地煽他两耳光?

    ----------新年快乐分割线----------

    “你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佟家,佟博大发雷霆,将一份报纸直接扔过去砸在了脸色苍白的佟媛媛的脸上,声音震得整个客厅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地抖了抖。

    “媛媛,你快跟你爸爸解释一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又或者,那上面的人根本就不是你?啊?”佟媛媛的母亲见状急忙伸手拉了拉佟媛媛的手,感觉到她手心的冰凉,心里也焦急了起来。

    此时佟博已经气得面色铁青,一大早看到的就是自己女儿登上头条的消息,还有网络上下载疯了的视频,那清晰的画面简直用‘不堪入目’四个字来形容!

    佟媛媛的目光已经变得呆滞,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她接到电话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看了那则所谓‘下载疯了’的视频,就看了一眼她就已经震得全身僵硬了。

    那画面不可能作假,是真的,是昨天晚上他们在酒店里--

    佟媛媛在面对暴怒的父亲和焦急的母亲时,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成全市的笑柄了?而我明年还要参加市长竞选,你让我们佟家的脸往哪儿搁?”佟博是越说越激/动,情绪已经失控,冲上来扬起手就要给女儿一巴掌被旁边站着的佟太太一把抱住了胳膊,“你冷静一下行吗?你就是要定罪,你也要给女儿一个辩白的机会啊?”

    面对着那扬在半空中的手,佟媛媛抬起脸来,眼睛里晃过一丝痛楚,在接触到父亲那厉色的目光时,闭着眼睛说道:“那视频和报纸上的人是我!”

    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要说的?

    “你个不争气的孽子--”佟博大怒,他一直都不同意她跟那个聂展云在一起,可她太让自己失望了,失望透顶了!

    佟博扬起的手却被太太一把抱住,佟太太大声地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是在这里把女儿给打死了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想想补救的办法啊!”

    佟博脸色冷得吓人,方法?除了让她嫁给那个男人,还能有什么方法?

    --------新年快乐分割线----------

    舒然走到病房时,秦侯远才刚醒来,躺在病床上的秦侯远苍白的脸上眉头皱了皱,旁边的舒童娅似乎在低声说着什么,舒然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秦叔叔刚吃了药,那药苦的他眉头都皱起来了!

    病床上的秦侯远尽管是刚醒来,但神色依然疲惫不堪,吃了药之后又有些昏昏欲睡,但见病房门口有人影动了一下,他那疲惫得要垂下去的眼皮艰难地往上撑了撑,看向门口的位置,苍白的脸上溢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是然然啊!”

    “秦叔叔!”舒然强扯出一抹笑容来,走进了病房,走到了秦侯远的病床边,“秦叔叔,早餐吃的是什么?”

    舒然一般不会问他是不是好些了,因为他知道即便是他睡着了身体也依然很难受,她用了中国人最常用的开头语,吃了什么?

    秦侯远呼出一口气来,笑着说着,“你妈妈买来的粥,我喝了小半碗的!”说着他朝正在整理东西的舒童娅看了过去,又朝舒然挑了一下眉头,低声说道:“不过你妈妈嫌我吃少了,生我气了!”

    难怪舒女士在她进来的时候都没一点反应,敢情是正在气头上?听着洗手间那边响起的洗碗的水声,舒然看着病床上的秦侯远那微皱的眉头,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用同样低的声音说着,“放心,包在我身上!”

    舒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丝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该有的俏皮,秦侯远看着微微一笑,对啊,这才是真实的然然,有着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青春和美貌,有着这个年龄阶段的活跃和热情,她不该有那沉闷而冷冽的表象的,那个舒然是冷冰冰的形同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人,而这样的舒然才是真实的!

    秦侯远看着舒然朝洗手间那边走去,抬眸时,疲惫的眼睛朝门口看了一眼,见到了站在门口站着的尚卿文,冲着那边笑了笑,朝他招了招手!

    洗手间里,舒童娅正在冲洗着碗筷,那流出来的水从她保养得极好的手指间滑过,她动作麻利地洗完之后,抬脸看着镜子,都没有转脸去看就说话了,“站了这么久想说什么就快些!”

    舒然屏住了呼吸,舒童娅的话语依然就跟带着刺儿一样听着就让她有些犯冲,不过舒然也不会在这里跟她有什么争执,走近了一步顺手将厕所的门关了起来,“我拿给你的卡,你退回来是什么意思?”

    前天她一拿到房款就把那张卡塞进了舒童娅的钱包里了,结果在回来之后,今天早上翻钱包的时候才发现那张卡还好好的躺在她的钱包里,让她都有了一丝错觉,是不是自己并没有把这卡塞/到她的包里?不过思来想去,她最后还是肯定了那卡一定是舒童娅后来找机会塞回来的!

    舒童娅正在洗手,听完舒然的话,洗手的动作也顿了一下,“我不需要你卖了房来接济我,如果是这样,我秦家的房子比你那房子要大了好几倍!”

    舒然目光微沉,是,秦家的房子是很大,但是都拿去做银行抵押了!

    “那房子我原本就想卖,这个时候时机更好而已!”舒然淡淡地说着,从自己的大衣包里掏出那张卡就往舒童娅的包里一放,“住小一点的房子更好打理!”说着她就要走出去,被旁边站着的舒童娅轻声叫住。

    “然然,女人不要太逞强,这样会很累!”舒童娅的声音有些低哑,舒然是听出了她话语里的疲惫,她一向争强好胜,却在这个时候说出了这句话,可想而知,她此时的心理压力有多大?

    背过身去的舒然咬了咬唇角,轻声回应,“这句话也还给你!”

    舒童娅看着离开洗手间的身影,摸着包里的那张银行卡,心里一阵酸涩。

    舒然大步地走出了洗手间,看见病房那边坐在旁边的尚卿文正在跟秦侯远说着什么,两人声音都很低,而舒然的高跟鞋一响起的时候,那边谈话的两人目光都朝这边看了过来,不约而同地都停了下来,让舒然还有尴尬,是不是自己影响到他们的谈话了?但一转眼看着尚卿文那看自己的目光,脑子里就想着刚才在楼下车里发生的那件事,不由得瞪直了眼睛,转身就朝病房的门外走。

    此时的病房里,秦侯远看着已经走开的舒然,再看了看表情有些无奈的尚卿文,低低笑了一声,“女孩子都是需要宠的,然然年纪还小!”

    尚卿文冲着秦侯远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秦侯远的身体检查很顺利,等到所有的检查项目都拿出了检查报告,舒童娅和护工护送着秦侯远回病房,而舒然则和尚卿文拿着检查报告去了那位专家的办公室。

    “怎么样了?然然!”急着赶过来的舒童娅拉住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舒然,舒然的表情还是有些恍惚,因为在听完那位专家得出的结论之后,她已经在里面坐不下去了,如今面对着急匆匆赶来的舒童娅,望着她那期待的目光,舒然的心里一阵抽/疼,忍不住地伸手轻轻抱住了舒童娅,舒童娅被女儿的这个举动震得浑身都瞬间僵硬了起来,她眼睛里那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无情地扑灭,过道上两人静静地站着,舒童娅如鲠在喉,说不出话但眼眶已经憋得通红,却始终没有流出眼泪来,她在轻手一把推开舒然时,背过身去,挺直了背脊沙哑出声,“我不信命,我不信!”

    舒童娅离开时的脚步很快,舒然追出两步之后都没跟上不得不停了下来,在转弯处脚一不小心地崴了一下,被身后跟来的人一把扶住,舒然惊讶地险些叫出来,见到扶自己的人是尚卿文时才松了口气。

    “她都知道了吗?”尚卿文轻声问,舒然被他扶着站好了,目光却垂着,听到身边站着的男人沉沉一叹,长臂一伸便将她揽进怀里,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舒然怔了一下,想要挣开却被他光洁的下颚磨蹭了一下额头,低淳的嗓音徐徐而来,“想哭就哭吧,别逞能!”

    他知道她隐忍得幸苦,刚才在办公室里听到那位医生的分析和结论之后就忍不住地红了眼眶。

    伏在他肩膀上的舒然浑身都抖了抖,不仅是因为听到了这个结论,也因为看到了舒童娅的情绪崩溃,但那个好强的女人去跟她说她不信命,她的坚强让舒然心疼不已,是真的心疼啊!

    不同于上次的嚎啕大哭,舒然枕在尚卿文的肩头,身体在抖,眼泪是一串串地滚出来,但却始终紧咬着唇瓣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尚卿文站着一动不动,这个结果其实早就料到了,就连作为病人的秦侯远也是在意料之中,想起在系统检查之前秦侯远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尚卿文的眼神里有着一丝异样的情绪闪过。

    ----------新年快乐分割线----------

    贺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旋转过去的办公椅上坐着的男人一张脸已经变得铁青,那网络上疯传的视频在贺氏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甚至有人刚才在会议上还含沙射影地提到了报纸上的头条和那则视频,说的是堪称岛国A/V不可比拟之最!

    聂展云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件事搞得如此难堪!

    所有的头绪都乱作了一团,但他却敏锐地感觉到事情并不是偷/拍那么的简单,他就像跳进了一个蓄谋已久的圈套里,不知不觉地就套了进去!

    伸手抓着头发的他在听到一声敲门声之后,狰狞的表情才稍微和缓了一些,转过身去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冷沉出声,“怎么回事?”

    “总经理,董事长打给您的电话!问您的电话为什么一直占线?”

    聂展云这才响起自己因为烦透了那些八卦着打进来的电话,早已将电话直接拿了起来,听着助理的提醒,他急忙拿起了电话,在暗吸了几口气之后才极快地拨通了那边的电话号码。

    “董事长您好,我是聂展云!”

    ------新年快乐分割线------------

    景腾豪华包间里,张晨初一杆打进两个球,摆了个帅气的姿势冲着这边站着的人笑了笑,“司岚是来催你的喜酒的,他可是盼得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了!”他说着俯身又是一杆,“别误会哦,他就是想看看作为已婚男士和未婚男士到底有那些本质上的区别而已!”

    站着一手插在裤袋里,一手端着红酒杯子的尚卿文轻笑一声,“本质的区别就是,合法睡你想睡的女人,明白?”

    张晨初被他这个BT的解释说得嘴角直抖,听见有高跟鞋的声音急促而来,张晨初朝门口看了一眼,见有侍者跟着要拦下闯进来的女子,顿时挑眉,看向了尚卿文,“喏,这个,找你的,还是找司岚的?”在看清对方的面容时,张晨初长长‘哦’了一声,吹了一声口哨,“未来的奥斯卡女主角来了!”

    尚卿文微微侧脸,端着红酒杯子朝疾步走过来的女人看了一眼,眼神示意跟过来要拉她出去的侍者,侍者便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尚卿文,你怎么可以这样?”佟媛媛气喘吁吁,说出这句话时嘴角都在颤抖,面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男人,佟媛媛心里打好的腹稿却在被他那平静无波的脸部表情上给彻底打乱了。

    “卿文,你把人家怎么了?”张晨初拿起球杆拿在手里晃了晃,笑道:“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该收敛了!”

    尚卿文朝好友看了一眼,转过目光来看着佟媛媛,“佟小姐,我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大动干戈的找我?”

    今天在公司门口围追堵截的车子就是她的车吧?

    “你,你好卑鄙!”佟媛媛捏紧了拳头,是他吧,是他录制了那则视频,然后发布在网上。

    “没有证据就乱说话,我有保持追述的权利!”尚卿文温言回答,在看着佟媛媛那毫无血色的脸色时,淡笑着出声,“或许,你想要的很快就能到手了,我该提前恭喜你!”

    佟媛媛心里一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尚卿文则对她伸出手做了一个请她出去的手势,佟媛媛目光一紧,见有侍者已经朝她走过来,她咬着牙冷冷地说道:“尚卿文,你要是再做出伤害他的事情来,我决不放过你!”

    佟媛媛说完,就大步离开,拿着球杆的张晨初看着尚卿文做了个鬼脸,还把球杆的一头伸到了尚卿文嘴边,“尚大少,被女人恐吓的感受是怎样的,来来来,说说看!”

    尚卿文把脸一转开,抿了一口红酒,“恐吓这种事情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做的!”说完,他的星眸闪了闪,抬起脸来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她倒是提醒我了!”

    “提醒你啥?”张晨初瘪嘴!

    尚卿文握着酒杯晃了晃,笑着悠然入座,目光却犀利闪过,薄唇一扬,“提醒了我,下手不够狠!做得不够绝!”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http://www.9zks.com/0/6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