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 正文 V章102:行,我让你看清楚!(作者:茗香宝儿)
限制级婚爱,权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V章102:行,我让你看清楚!

    www.9Zsc.CoM

    “sugar,别嫁给尚卿文!”聂展云的一通电话在凌晨突兀地响起,接电话的舒然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悫鹉琻浪

    “聂展云,我明天要结婚了,如果是祝福,我接受,但如果是其他的,我不想听!”大半夜的接到这个电话让舒然心里有些怄火,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是无意间表露出对他还有一丝幻想的误会,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聂展云总是阴魂不散?

    用阴魂不散一词来形容自己曾经的初恋,这确实让她有些无可奈何,她次次见到他说的都是决绝的话,难道她表现得还不够果断坚决?

    电话那边的聂展云冷笑出声,“Sugar,你想听到我的祝福?你觉得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要嫁人了能说的出来那样的话?”

    “聂展云!”舒然直接冷声打断了他的话,暗吸一口气时,脸色微沉,“别忘了,你也即将要结婚!”

    “你这是跟我在置气?”聂展云笑了一声,语气里带着一丝懒散的沉冷,“你真的觉得你的枕边人是温和君子谦谦绅士是救你于一切苦难的大恩人?舒然,你真天真!”

    “聂展云,你真是让我越来越厌恶!”舒然冷声说着,伸手就要将电话挂掉,电话那头的聂展云笑得有些沉,“不信?那明天就让你看清楚!”

    “啪——”舒然手里的电话直接扔在了床头,坐起来的林雪静早已睡意全无,电话声音响起的时候她就已经醒来了,而舒然说的那些话她也听见了,是聂展云!

    “然然,你还好吗?”林雪静看着坐在床头的舒然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额头,穿着睡衣的她头发显得有些凌乱,但她此时的思维却更加的混乱如麻,本来那天下午奶奶说的那些话就让她一时之间都消化不了,如今又多了一个聂展云,她的思维瞬间就乱做了一团。

    抱着自己头的舒然有些茫然地抬起了苍白的脸,面对着好友的关心,无奈地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脑子里现在在想些什么,很乱!”

    “然然,你,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赶紧躺下来休息一下,再过三个小时就该起床了,到时候你精神状况会不太好的!”

    林雪静在睡觉的时候就发现舒然是辗转反侧地睡不着,她以为她是情绪激动,任何一个做新娘子的在今天晚上恐怕都是会失眠的吧,却不想,事态视乎比她想象的要严重一些。

    “要不,你给尚卿文打个电话吧!”林雪静提议,或许尚卿文能让她心平气和地安静下来。

    “不,不要!”舒然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她重新躺下来,慢慢地发现自己这种十几年前会有的找不到方向的迷茫感再一次袭来,连她自己都知道,自己是钻进了牛角尖,但她却控制不住自己要往里面钻!

    ————————我是分割线————————————

    “新郎官今晚上是不打算睡觉了,你今天不睡觉,明天晚上怎么洞房?有力气洞房?”半山别墅,张晨初手里扯过一个摆放在小篮子里的红包,翻开了看了看,挑眉,“我觉得应该放硬币,这样才显得有新意,而且还是重量级的,有质感!”

    “你也不怕被那边的人用硬币直接把卿文给埋了?”包红包包得直打呵气的司岚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快到十二点了,离早上八点钟还有八个半小时!即将进入倒计时!”

    毫无睡意的张晨初看着躺在沙发上睡得很香的润哥儿,摇了摇头,这丫滴是最不懂情调的一个,如此振奋人心的晚上,他居然都能睡得着,不过想了想,振奋人心?貌似也轮不到他们来振奋人心吧,娶老婆的又不是他们!

    “唉,卿文,你看,你的新房也是我们三给布置好的,本不该我们做的都做了,我以后结婚的时候,总该提一些要求吧!”

    “比如?”司岚把手里最后的一个红包一放,好奇地问。

    张晨初笑着扒在沙发扶手上,“司市长给我开车,朗阿哥给我挡酒!”

    此时睡得半醒的朗润哼了一声,“洞房可以,其他免谈!”

    靠!

    张晨初一阵龇牙咧嘴,司岚笑得瞌睡全无,点头认可,“朗阿哥英明!”

    三人是乱作了一团,但坐在沙发上的尚卿文却没有搀和进去,而是拿着手机拨通了舒然的电话,但让他微怔的是,舒然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这么晚了她还没有休息吗?

    尚卿文拨过去的电话只响了一声他便挂掉了,今天下午舒然看他的眼神很奇怪,让他现在都还想不明白。

    “卿文,明天尚叔叔会来吗?”司岚看着一直心事重重的尚卿文,尚叔叔提前半个月被接了出来,这让他们有些担心,毕竟,尚叔叔的病——

    但他毕竟是尚卿文的父亲,有谁不希望自己的婚礼上有高堂在座?亲人的祝福能让一个婚礼更加的圆满。

    尚卿文的目光沉了一下,伸手掐断了手里的香烟,“我不打算让他来参加!”

    三人对视一眼,似乎也是早有预料尚卿文会这么做,只不过,明天会不会这么顺利,谁都无法预料。

    —————————我是分割线——————————

    “你要去参加舒然的婚礼?”

    席沐欣看着现在才从外面归来的冉启东,都快到十二点了,他才回来,这段时间他每天早出晚归,跟她是形同陌路,而她也是今天下午才从同事们的口中得知,说冉校长要嫁女儿了,很多人都跑来问她怎么没有得到消息啊?冉诺不是才刚回国吗?这就要嫁人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舒然是冉启东的女儿,所以大家一致认为,是冉诺要出嫁了!

    “我去干什么需要得到你的批准?”冉启东换了鞋,提着公文包进来,往沙发上一坐,连正眼都没朝席沐欣看一眼。

    席沐欣喘着粗气,呼吸沉沉,冷眼看着坐在沙发上解领带的男人,“冉启东,你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你的妻子,冉诺才是你的女儿!”

    席沐欣的一句话让冉启东抬起了脸,目光清冷地直朝席沐欣看了过去,“在DNA验证结果出来之前,席沐欣,你最好别来惹我!”

    席沐欣被冉启东的话说得浑身打了个寒颤,外人都说冉校长是个谦和的人,但席沐欣知道,能在两年时间就从一个教师爬上校长之位的他所谓的谦和只是做给外人看的。

    席沐欣强压住内心的恐慌,放低了姿态,“既然你要去,那能不能把我带上,毕竟,你一个人去的话不太好!”她说完满是期待地看向了冉启东,冉启东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她这提议的可能性,毕竟之前但凡所有需要出席的场合都是席沐欣在他身边。

    见他还没有松口,席沐欣急忙说道:“我明天不会捣乱,我保证,而且我也不会让诺儿跟去,这样你满意吗?”

    看着席沐欣的冉启东好半响才冷笑一声,“但你越是这样,我就要好好想想,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了!”

    席沐欣表情一滞,心里猛的跳了一下!

    ——————————我是分割线————————————————

    舒然一晚都没睡着,凌晨三点,设定好的闹铃还没有响,她就迎来了尚卿文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嘶哑,还带着一丝异样的紧张,好像是小心翼翼的,“醒了吗?然然!”

    此时的舒然已经被林雪静拉着坐了起来,但浑身都乏力的她是完全没有精力让自己不依靠坐垫而直立起来,听着他的话,她有几秒钟的呆愣,意识里才渐渐地清醒过来,今天,她要做他的新娘子了!

    “我,我——”清醒过来的舒然一时间还有些语无伦次,也就在此时进来的舒童娅将手里的毛巾直接往她脸上一盖。

    “啊——”舒然整个人都险些从床上跳起来,声音更是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了。

    “然然,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电话都被舒然给扔在了一边,舒然是连甩到扔地将脸上的冰凉毛巾给扔出去,红着一双眼睛哀怨地看着站在床边挑眉的舒童娅,“你这是谋杀啊!”

    大冷天啊,这毛巾就是在冰水里浸泡过的,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脸更是冷得都快失去知觉了!

    舒童娅看着从床上蹦起来的舒然,一脸哀怨的样子,慢条斯理地捡起被舒然扔在半边的手机,对着手机凉声说道:“丈母娘管教自己的女儿,你有什么意见?”

    正在用双手撮自己冰凉脸蛋的舒然还用眼睛朝舒童娅那边瞪,而电话里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随即听见尚卿文温和出声,“妈,请手下留情!”

    “茶都没喝,别喊得太早!”舒童娅很不给面子,貌似,自己才四十岁,自己的女婿三十二岁,三十二岁喊她做‘妈’,想想就觉得有些渗人!

    这一声‘妈’给这个刺激的早晨增加了一丝趣味,作为丈母娘的舒童娅是现在就开始为难他,这个下马威让一向沉稳的尚卿文都愣了好半响。

    只知道娶妻的时候,妻子身边的姐妹是最难缠的,没想到还有一个更难缠!

    —————————我是分割线——————————

    清晨七点,从书房里出来的聂展云整理着自己的领带,就要朝门口走去,从沙发上下来的佟媛媛急忙跟了过去,“展云,你这是要去哪儿?”他在书房里抽了一晚上的烟,这么早他要去哪儿?

    聂展云朝她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烦,昨晚上她死活赖在这里不肯走!

    “管我?”聂展云转脸看了她一眼,“你还没这资格!”

    佟媛媛脸色发白,“你是要去参加舒然的婚礼吗?她都要嫁人了你怎么还对她念念不忘呢,聂展云,你别这么执迷不悟好不好?”

    “谁说我是去参加她的婚礼?”聂展云冷笑一声,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唇角微勾,“我这是去看戏!”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http://www.9zks.com/0/6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