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 正文 V章126:动了他的人,想全身而退?找死!(作者:茗香宝儿)
限制级婚爱,权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V章126:动了他的人,想全身而退?找死!

    www.9Zsc.CoM

    “她们人呢?”舒童娅在听完助理的说辞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朝四周看去,寻找那俩母女的踪影,只不过在走廊上却没有看见那两人的身影,顿时皱了一下眉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两母女连个影子都不见!

    “舒女士,冉太太她--”助理看着舒童娅的表情有些为难地低声说道:“冉太太被赶来的警方控制住了,冉诺小姐也在其中,现在应该被带回警察局了!”

    舒童娅倒是被惊了一下,“是你报警的?”

    助理诧异地直摇头,“不,我并没有报警,而是之前冉校长让我在楼下车里等着,我见他迟迟未归便上去找他,只是想不到一推开门就看到他倒在血泊中了!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冲进来的警察给带到了一边,接着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太清楚了,然后冉先生就被送到医院来了!”

    不是他报警的?

    舒童娅怔了怔,“那那对母女当时的表现如何?”

    助理努力地平静下来,“冉太太和冉小姐,当时脸色苍白,而冉太太手里那拿着碎掉的瓷片,正跪在地上直发抖!”

    怎么会这样?

    舒童娅也没有耐心在听助理慢慢地回忆了,因为医生已经从急症室那边出来了,她小步跑了过去,“医生,病人情况如何?”

    她刚才站在一边看着被护士从救护车上抬下来的冉启东,后脑勺的血已经染红了那雪白的床单,伤口到底有多大她是没看清楚,只是看着那殷红血还在流着的时候,她险些支撑不住得晕倒了过去。

    “请问女士您是不是病人的家属?”医生有些匆忙地解下面罩,并吩咐护士去马上做什么,看着舒童娅便急忙问道,舒童娅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我是,我是他的前妻!”

    医生也愣了一下,但看样子事情很急,所以也没有再问类似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伤者伤的是后脑,是被重物所击导致的外伤,刚才照了CT,发现脑部有出血的症状,需要马上做手术,至于手术细节和安排我想跟你做个简单的描述,女士,请这边!我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舒童娅听着医生的严肃的话也赶紧地跟在了医生的身后,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关阳微微蹙了蹙眉头,走到一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您好,刘局长,我是尚氏集团的关阳,是,有件事看来需要拜托您了!”

    --------------------------------

    警察局!

    “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来?我要回家,你信不信我告你们非法禁锢他人人生自由,我要找我的律师!”被带到审讯室的席沐欣依然还处在躁狂不安的状态,想着被隔离开了的女儿,她心里的不安就更加的浓郁了,冉诺本来就被吓傻了,加上毫无预兆地有人冲了进来,当时的惊吓程度把她都吓倒了,好在她在惊吓之后还保留着一丝理智,但是冉诺会怎么样?

    “冉太太,请你冷静一下,如果你这么不配合,那么我们只有等你安静下来再开始问了,这样就只有请你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了!”前来负责审讯的女警沉声说道。

    “我女儿呢?你们把我女儿怎么样了?”席沐欣睁大了眼睛看着就要走出去的警察。

    “很抱歉,冉太太,她暂时还不能跟你见面,请问你准备好了吗?”女警转过脸来,严肃地看着席沐欣,目光在她身上那沾着鲜血的地方仔细地扫了一眼,最后落在了她那还带着血的手指。

    “有什么好问的,他冉启东想要伤害我,他要杀了我,我是属于正当防卫才动手伤了他,我是属于正当防卫啊!”

    “冉太太和冉先生一直是相敬如宾的模范夫妻,冉太太怎么会这么说?他为什么要杀你?有什么目的?”

    席沐欣被人从地上扶起来坐在了椅子上,听着对方的问话,目光动了动,“他想跟他的前妻复合,最近在向我提出离婚,我没答应,所以他恼羞成怒!”

    笔录人员低着头飞快地记下了话的内容。

    “他的前妻是谁?”D大的冉启东校长一直是人大代表,也是D大的一个楷模,年年的评奖都会跟他沾上边,算得上是教育界里的名人,但外面并没有传出他曾经组建过家庭,甚至有前妻的新闻!

    席沐欣暗吸一口气,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平静地回答:“她的前妻就是前一段时间才故去的秦侯远的太太,舒童娅!”

    审讯者目光微微一动,大概是被这一层有些复杂的关系一时弄得有些惊讶错愕,冉启东的前妻就是曾经的优秀的民营企业家秦侯远的妻子!

    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任何一个人在没有出名之前做过了什么都不会让人知道,冉启东娶舒童娅是因为家庭的关系,而当年的冉启东年轻气盛,不服家里的安排,在家人的强逼之下娶了年纪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的舒童娅,当时的冉启东还不过是一个区里的小教师,成名之后这些成年旧事随着地位和地域的转移,知道的人是少之又少,加上舒童娅也不是个爱张扬的人,纠缠了近十年的婚姻最终以离婚告终说出去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恐怕知道舒童娅和冉启东这层关系的除了冉家那仅有的几家亲戚之外,就只有她和秦家的秦侯远了。

    “舒童娅挑唆我们两夫妻的关系,所以冉启东才向我提出了离婚,我不愿意,他就吓了狠手,你们看,我的脖子--”席沐欣一把拉开自己衣襟口的纱巾,露出来的颈脖上确实有手指掐着的红印。

    取证人员立即拿出像机对着颈脖上的红印进行了特写。

    “我的脖子就是冉启东给掐的,我女儿可以作证,当时他确实是想杀了我!”

    “那请问冉太太,是谁拿花瓶砸向了冉先生的头?”

    “是我!”

    ****

    此时另外一个审讯室,冉诺被安置在了座椅上,她苍白的脸色一直都没有缓和过来,因为跟席沐欣被分隔开了,她就显得更加的紧张和害怕了,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警察来得这么快?但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因为母亲都还没有来得及下狠手就被冲进来的人给打断,父亲,现在应该是被送进医院了吧,伤得重不重,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想到这些,冉诺的双手就不由得抓紧了自己的衣角。

    “冉小姐,冉小姐--”

    “啊--”被反复叫了几次的冉诺显得有些惊慌,回神之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穿着制服的警察,心里更是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抓着衣角的手显得更加的慌乱。

    她的局促紧张被对面坐着的审讯员看在了眼里。

    “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父母发生争吵的时候你也在场,你听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我--”冉诺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咬着唇瓣想起了席沐欣之前说过的那些话,低着头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声说道:“我,我爸爸冲上去掐住了我妈妈的脖子!”

    “还有呢?”

    “我,我爸爸还说--”冉诺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我爸爸还说不离婚就杀了我妈妈!”

    “对于你父母要离婚这件事情,你可知道有什么特殊的疑点的?”

    “我爸爸,之前跟他的前妻一直有来往,那个女人我也知道,我也见到过的,爸爸经常为了那个女人跟我妈妈吵架,离婚也应该是跟这个女人有关!”

    “那请问冉小姐,到底是谁用那花瓶砸伤冉先生的?”

    冉诺神情一凝,脱口而出,“是我!”

    ------------------------------

    “两人明显有相互袒护的嫌疑,前面的证词基本上对得上号,唯独后面问道到底是谁用花瓶砸伤冉启东的,两人的证词不一!”

    “指纹比对那边的情况如何?”

    “从碎掉的花瓶上采集过来的样本,冉诺的指纹最多,十个手指有九个都在那些碎掉的瓷片上面找到,把那些编号的瓷片还原,再跟她的指纹核实,她拿着花瓶砸下去的可能性最大!其中也在一块较大的瓷器上面发现有席沐欣的指纹,分别在外侧和内侧,应该是碎掉之后捡起来过,你们进去的时候不就是看着她手里正拿着一块尖锐的瓷器吗?就是那一块!而据席沐欣的证词来看,她说当时正被冉启东掐住了脖子,试问一个被掐住脖子的人是怎么用双手去搬动一个远在茶几那边摆放着的花瓶砸过来?冉启东倒地的位置可不是在茶几那边,而是在离茶几有两米远之外的办公桌旁!”

    ----------------

    病房里的空调温度不低,但起身走到窗边接电话的尚卿文脸色却冷到了极点,手里拿着电话的他静静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目光落在了好不容易才安然睡下的舒然身上。

    良久才低沉出声,“让人去取回来,备份一份,然后直接交到刘局长手里!请他务必亲自负责这件事!”

    挂上电话之后的尚卿文目光沉得吓人,拿着电话的手慢慢地握紧。

    动了他的人,想全身而退?找死!

    --------今天一万五拉,更新完毕了,么么大家晚安,凌晨无更新了明天白天现写现传,估计下周要有几天少更,所以提前跟大家说一声----(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http://www.9zks.com/0/6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