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 正文 V章212:谁的人情?(作者:茗香宝儿)
限制级婚爱,权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V章212:谁的人情?

    www.9Zsc.CoM

    天色有些阴暗,冉启东刚从教学楼出来,正在接电话的他见到了停在自己车前面的白色宝马车,从车里下来的舒童娅关上车门就走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谢谢!”冉启东的电话也刚说完,见到下车了的舒童娅便迎了上去,一脸的期待,“童娅,怎么样了?”

    舒童娅长长一叹,她不用说,冉启东也知道结果了,把手收回来插/进西装裤里,仰头看着天际的乌云,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今天已经接了三次这样的电话了,医院通知他,赶紧去办理转院手续。

    可是他们要找的医院到现在都没有着落。

    “我跟其他市区的几个好友联系了,依然没有结果!”舒童娅低声说着,看向了冉启东,两人对视着的目光里都带着一丝不敢确定的疑虑,他们找过的医院都是三甲医院,有两家说没有,有三家说仪器正在维修,不能使用,还有几家给出的答复是有更加需要的病人在用着腾不出来,可是这也太巧了,巧就巧在舒童娅前几天还跟一位医院就职的朋友聊到展柏的情况,那位朋友还说他们医院也有一台这样的进口仪器,因为价格昂贵一般人都用不起,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闲置着,可是仅仅两三天时间,再次询问时,那仪器就已经被人用上了。

    舒童娅和冉启东都心急如焚,这要是再找不到医院,那家医院怕是要直接停用那台仪器了,可是对于急需要那台仪器的展柏,那就是一个救命的东西,缺不得!

    “跟我去个地方吧!”舒童娅叫住了冉启东,冉启东也没有多问,便跟着她上了车,舒童娅的白色宝马车慢慢驶出大学校园,前往一个居住小区,在拨了几次电话均被告知电话已经关机的状态下,舒童娅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区大门外面。

    冉启东不太清楚舒童娅到底要找谁,但是这个居住小区是属于D市一家知名医院的家属区,在跟在舒童娅的身后,舒童娅并没有进家属楼,而是在家属区里绕了一圈,就在家属区里的一所幼儿园的门口等着,下午四点多,来接孩子们下课的家长多了起来,因为入学的大多数是家属区的孩子们,所以来的家长们有很多都是熟识的。

    冉启东看着舒童娅时不时地抬起手腕看时间,当幼儿园的孩子们出现在大门口,家长们纷纷亮出了接送卡,跟老师们一一核对之后才放行。

    一个长得虎头虎脑的小子在跟老师说了再见之后,牵住了来接他的人,正要告诉妈妈今天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就听见耳边一阵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蹲在地上的女人一转脸就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人,顿时惊愕又尴尬,站起来,讪讪地笑着,“童娅,你,你怎么来了?”

    舒童娅面色依然淡淡的,从冉启东手里取出一只果篮还有一颗大大的棒棒糖递给那个小男孩,“我来看看你,可以谈谈吗?”

    冉启东到现在才知道舒童娅刚才为什么要他准备果篮和买一颗棒棒糖了。

    而在看清那女人的相貌时,冉启东才发现,这是D市一家知名医院脑外科里的一个主治医生,好像跟舒童娅有十几年的交情了。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经常在D市电视台看到她的报道。

    两人跟在了她的身后,到了她住的楼层,关上门,她让孩子进书房去看书,回到客厅便张罗着给两人倒茶。

    “茶就不必了,跟我说句实话吧,你们医院的那台仪器,到底是不是真的被人用了?”舒童娅不喜欢绕弯子,因为她看好友的脸色就不太对,因为太熟悉,而且到了这个年纪,要是没炼就出看人的眼色来,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女医生表情有些僵,眼神很似尴尬,因为昨天她才跟舒童娅说了,带孩子回三亚了。

    这样的气氛让人有些难受,女医生便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不敢看舒童娅的眼睛,低声说着,“童娅,你也知道我能走到现在这一步不容易,我--”

    “我知道!”舒童娅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只需要告诉我,那台仪器是不是能用?”

    女医生犹豫了好一阵子,才轻轻点头,迟疑了片刻继续说道:“我也是爱莫能助,因为院方领导--”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抬脸用期待地眼神看着舒童娅,“对不起,童娅!”

    舒童娅跟冉启东离开这座医院家属区的时候,两人都沉默无言,看来他们根本就不用再去找医院了,再努力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她三十五岁才做了试管婴儿,一个女人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不容易!”坐在车里的冉启东低低说着,是想提醒舒童娅,对方也有难处,那不是她能控制的,她现在休业在家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我知道,我理解!”舒童娅在车里坐了很久,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得捏了捏,“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掐死一个病人的所有后路?”

    如果在这个时候两人还想不通的话那就真的是脑子灌水了!

    ----------华丽丽分割线----------

    “我要见主治医生,请帮我转告一声,我要见他!”舒然拉住了那位来换药的护士,护士被扯得有些手疼,急忙解释:“对不起啊,小姐,主治医生今天不在医院!”

    “那值班医生呢,院领导呢?”舒然拉住护士的手不放,而林雪静也适时地往门口一站,将病房的门口给堵住。

    就凭一张通知单就要他们转院,这是什么道理?舒然今天来就是要讨个说法,她的钱是退回来了,但是那通知单上写明了明天将是最后一天,她那边医院事宜都没有落实好,她怎么转院?

    “小姐,我只是个护士而已,请您们别再为难我了!”小护士有些害怕地看着舒然,大晚上的闯进来,说要见他们的领导和医生,哪有可能啊?

    林雪静见状,伸手拉了一下舒然,舒然冷静了下来,松开了手,那护士一阵小跑似地跑开了,林雪静叹了口气,“然然,别费力气了!”

    舒然也知道拉住一个护士没什么用,但她现在是急得没了办法,冉启东和舒童娅那边都找不到解决方法,而这边也被告知是最后一天,她这两天是睡都睡不好,好几次做梦梦到仪器嘟的一声被掐断了电源,而病床上的人开始呼吸苦难,生命线就被掐断了。

    舒然坐在病床边,耳边是滴滴滴滴的仪器声音,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最无力的事情就是自己很想帮,可是却无从下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的煎熬,煎熬到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难受得要命!

    这一夜,林雪静陪着舒然在病房里守了一个晚上,是因为舒然不相信医院,怕他们不信守承诺提前关掉了仪器,至于一晚之后会有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应付,只好守在了病床边。

    然而第二天的清晨,舒然等来的却是一个让她都震惊的结果。

    聂展云认罪了!

    D市十年来首例涉嫌金额巨大的经济犯罪案件和诡异的谋杀案以犯罪嫌疑人聂展云的亲口认罪而告破。

    整个D市都震惊了,媒体纷纷对这一案件进行了追踪报道,D市警局为此还专门召开了记者大会,讲诉了这一案件的告破过程,这结果来得如此突然,让舒然都没有来得及时间消化。

    佟媛媛是聂展云所杀,他亲口承认的,而所涉及到的经济犯罪也供认不讳,一石激起千层浪,D市所有的媒体都在关注这个案件,纷纷在臆测着犯了双重罪名的聂展云将会得到怎样的法律制裁。

    舒然在得到这个消息之时,就在病房,看着病床上骨瘦如柴的聂展柏,突然之间泪如泉涌。

    无力,无奈,凄凉。。。。。

    聂展云,你的弟弟,你的母亲,你怎么舍得?

    --------华丽丽分割线----------------

    “Boss,资料已经重新审核了一遍,没有差错了,就等着后天开庭了!”助理将所有的证据材料都重新核实了一遍,给坐在办公椅上的邵兆莫报告了一声。

    “我知道了!”邵兆莫还在敲打着电脑,那边助理将准备好的资料装好放进了密码手提箱子里。

    “Boss,这次你给对方定罪量刑有什么打算没有?”Boss每次出马都会有目标,就像上次那一对母女的量刑上,他硬是把一个有期打成了无期,把一个三年到十年之间的定刑提高到了最高标准的十年,这一次的案子可是全市都关注的案子,关注度太高了!

    邵兆莫目光还盯着电脑,但耳朵却依然听着助理的话,在手指重重地敲打了一下enter按键之后,抬眸,目光清潋一闪凉凉出声。

    “杀人偿命,这一点,不容置疑!”

    ------华丽丽分割线--------------------

    律师事务所门口,贺谦寻跟身边的人握了一下手,助理撑开了伞,他跟站在旁边的人笑了笑,“这件事交给你,我们普华放心!”

    邵兆莫笑了笑,跟他握了一下手,雨下得不大,但路面上却湿掉了,两人站在大门口,走了两步的贺谦寻却看到站在那边撑着一把伞走过来的人,先是一愣,然后挑了一下眉头,那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越来越近,跟她擦肩而过时,他看到了伞下那张略微苍白的脸庞,目光直视着他的身后,邵兆莫所站的位置。

    “邵律师,占用你一些时间,想跟你谈谈!”舒然一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从贺谦寻身边走过的时候面色无波,站在邵兆莫的面前轻声说道。

    邵兆莫看着撑着伞站在自己面前的舒然,应该是自尚卿文那次车祸之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她比那个时候显得还要清瘦一些,尤其是在雨中,撑着伞的她看起来显得单薄。

    邵兆莫的助理已经撑开了伞,站在一边,有些犹豫地想说,没有预约不必理会,而且等他的人已经来了一会儿了,再耽搁一些时间不太好吧!

    “邵律师--”舒然的一双眼睛满含期待地望着他,她那天从林雪静那里得到消息就该想来找他,但是因为要跑医院,所以就耽搁了,这几天就聂展云的案子就要开庭了,舒然找过了聂展云的律师,那边的律师很无奈,说没想到普华请了邵兆莫,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作为聂展云的辩护律师,压力特别大。

    舒然在这里已经等了好半天了,要见到邵兆莫并不容易,而她又不能通过其他渠道,所谓的其他渠道就是跟尚卿文有所交际,她就只能在这里等。

    雨声淅淅,拍打在她手里的伞面上,舒然抬脸看着邵兆莫,见他没有表态,却也没有走,而是静静地看着他,她鼓起勇气尽量放平和自己的声音,低声说着,“邵律师,如果有人能替他还掉那两千多万的钱,在普华能自愿撤诉的情况下,您,能不能放他一马?”

    她知道这个要求看起来有些天荒夜谈,但是事到如今,她站在这里,就是想为他努力争取。

    站在一边一直没走的贺谦寻眉头一皱,转脸看着舒然,伸手拿过助理撑着的伞,示意助理先走开。

    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邵兆莫站在台阶上,舒然站在台阶下,这种完全不对等的姿态就让人觉得有些压抑,而邵兆莫在听完舒然的话之后,笑了一声,“舒小姐,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在给一个杀/人/犯求情?我没听错吧?你这句话要是被媒体传出去知道后果吗?”

    舒然平静地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他之所以会动普华的钱是因为他有急需要钱救治的弟弟,报纸上也刊登过他弟弟在医院的照片,他的家人需要他,我相信人都有颗爱怜的心,法律也不外乎人情!”

    邵兆莫看着舒然,眼神变得淡淡的,“舒小姐,你之所以站在这里说这些话,你是为了他的家人,还是为了他?”

    两千多万不是个小数目,她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她愿意给聂展云出钱!

    舒然接收到邵兆莫那沉暗的眼眸,目光微动,唇叫动了动,眼神带着一丝坚韧,“都是!”

    邵兆莫突然淡淡一笑,却在笑容末尾扬起唇角一收,脸色变得微微凉,语气变得薄凉起来,“那么很抱歉,爱莫能助!”

    邵兆莫说完,连伞都没打直接大步走进雨中,身后的助理快步跟上,舒然想追过去,却被身旁的贺谦寻一把拉住了胳膊,“舒然,你给我站住!”

    舒然被贺谦寻抓着胳膊不放,手里的伞被扯掉,她眼睁睁地看着邵兆莫的车离开,急着在大雨中大声喊着,“他有个等着他救的弟弟,有个精神就快失常的母亲!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疯了吗你?”贺谦寻不松手,一手拉着舒然的胳膊一手将伞往她那边移动着,这边随时都有记者,这要是拍到了,她舒然还要不要出门了?

    贺谦寻的助理小跑着过来帮着老大撑伞,贺谦寻拖拽着舒然就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二话不说将舒然往自己的车里塞,舒然挣扎,却被贺谦寻给锁在了车里,车门一关,贺谦寻伸手拉扯着自己被扯乱了的西装外套,看着身边要开车门的舒然,又朝自己手背上看了一眼,手背被她指甲给划伤了,两条长长的血印子,看得他心里一阵郁闷,好吧,这女人性子还是这么倔!

    “贺谦寻,开门,我要下车!”舒然顾不上理自己被雨水打湿了的头发,伸手一把抓住旁边坐着的贺谦寻,贺谦寻没料到她还来,他刚才把她给塞车里已经有损他的形象了,可这女人也太不顾自己的形象,还抓!

    “舒然,要不是看在我们俩熟识的份上我可真的不会让着你!”贺谦寻一把抓住舒然的手,叫住了前面震得目瞪口呆的助理,“开车,愣着干什么?找死啊!”

    凯迪拉克的轿车发动了,而坐在车后排的舒然喘了口气,一把推开了贺谦寻,贺谦寻拎着自己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衬衣衣领,皱眉,看着坐在身边低着头的舒然,喘了口气,抖了抖自己的外衣,“你没疯吧舒然?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了?两千七百多万,你拿什么来还?”

    贺谦寻说完,长长吁出一口气,用恨铁不成钢不自量力的表情看着舒然,这丫滴女人以前聪明绝顶,现在却突然笨得要死,至于吗?为了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至于吗?

    难道真的就如外面传的,她跟尚卿文离婚了,跟聂展云好了?

    不然她是脑子出问题了才说出这样的蠢话!

    但是贺谦寻这么一说,旁边坐着的舒然却突然抬起了头,两只手再一次抓住了贺谦寻的衣襟,贺谦寻领子被拎起来,他发誓,要是以后再有女人这么拎他衣领,他非跺了对方的手不可!

    “贺谦寻,如果我拿出两千七八多万替他填补你普华的损失,你能不能撤诉,能不能?可不可以?”

    舒然的话是那么的急切,就像抓到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对,到了现在这个时刻,只要有一丝希望,能减轻他罪名的希望都是好的,都是应该争取的!

    贺谦寻被舒然的神情和举动怔了一下,被勒住的颈脖有些不舒服,而且舒然靠得这么近,他都有些呼吸不畅了,只是在对视上舒然那双有些发红的眼睛时,叹息一声,“舒然,你脑子一向都很聪明,你也该知道,其实这次开庭的重点是他杀了人,经济犯罪还不至于判死刑,但是杀人,是要偿命的,你别告诉我你一个大学教授连这个都不懂?”

    我懂,我怎么会不懂?我就是因为太懂,太了解才会这么害怕!

    贺谦寻见舒然总算是肯松开了他,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说着:“舒然,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聂展云的杀人方式太残忍,而且佟媛媛还怀着他的孩子,她的血被放空,就跟凌迟没什么区别,虽然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死去,但是这种方法真的很残忍,就这杀人手段来量刑,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个死刑,他跑不掉的,他既然自己主动承认了,就已经做好了接受后果的心理准备,你别再做无谓的争取,聪明人要看清现实。”

    旁边坐着的舒然却突然沉默了,贺谦寻说完之后看着她低着头,被雨水淋湿的头发有些凌乱,人也显得疲惫不堪,听完贺谦寻的话之后,良久才轻轻地哽咽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是我就是,我就是看着病床上的展柏,听着崔阿姨的哭声,我心里难受!”

    贺谦寻还是第一次听见舒然这个好强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很无助,很无奈。

    他是知道曾经的舒然为了能救秦家变卖掉了自己心爱的房子,把能卖的都卖掉了,虽然觉得这女人有点傻,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心思的纯,她外表看似冰冷,其实只要是对自己认定了的朋友和家人都会毫不吝啬地付出自己的全部。

    哪怕自己最后落了个一无所有!

    现在像这样的人都成奇葩了,不多了!

    ----------华丽丽分割线--------------

    邵兆莫的豪车在开出了律师事务所的停车场之后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上了另外一辆早已停在那里等候的车,一上车,沾上了湿气的邵兆莫便冷不防地开了口。

    “我有一种预感,普华有百分之七十的概率会主动撤诉!”

    旁边坐着的尚卿文将手里的资料合上,淡淡开口,“何以见得?”

    捞出了潜在普华里的罪魁祸首,就贺谦寻和聂展云那些曾经过节,当了这么久垫脚石的贺谦寻会撤诉?

    邵兆莫目光微动,脸色很严肃,“从理论上说没可能,但是从现实上说,如果官司打下来最终结果大不了就是把聂展云所有的资产拿来抵债,除此之外,还不了的难道还能期待他的母亲和弟弟?这样根本不现实,但是有一个例外就不一样了,如果有人愿意拿出两千七百万替他填补上那个空缺,那么对普华来说,没有经济损失,贺谦寻也不至于会跟聂展云拼个你死我活,只要钱拿回来了,谁还会在乎谁的死活,再说了,也留了个人情!对他没有坏处!”

    “谁的人情?”尚卿文转过了脸,目光微暗!

    邵兆莫迟疑了一会儿,动了动唇角,“舒然!”

    --------么么,今天的更新完毕了,感谢【上帝也疯狂s】亲打赏的一万小说币,积累到几天后加更,看客们请注意,如果此文涉及到一些专业领域,比如医学,法律,请专业人士不要太较真,茗宝属于门外汉,有些是情节需要所设定的,如有跟专业的东西相悖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么么!!-----(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http://www.9zks.com/0/6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