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 正文 V章243:釜底抽薪(作者:茗香宝儿)
限制级婚爱,权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V章243:釜底抽薪

    www.9Zsc.CoM

    D大某教学楼,多媒体教室里正在进行下半节课的自习,舒然坐在讲台上,目光却看向了窗台口,外面雨下得很大,透过玻璃窗都能看到那雨点就像牵着尾巴的银线下面条一样从空中铺下来,离下课还有一刻钟的时间,舒然虽然没有看表,但是心里就跟秒针在滴答滴答一样转动着,心里也莫名其妙地跟着在默默地数着时间。

    “舒教授,舒教授!”讲台下有学生举手了,都叫了第二声舒然才回过神,心里懊恼着自己怎么就这么期待着赶紧下课?难道就是因为上课前接到他的一个电话,他告诉她,他回来了!

    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了吗?

    舒然低低咳嗽了一声来掩饰自己此时情绪里出现的异样,起身走向了那名举手的学生面前,“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的,舒教授,大家都想问问假期里的实习课程安排,大家都很好奇,咱们要去哪个地区实习呢?能跟我透露一下消息吗?”

    舒然沉思了一会儿,这个问题她很早就在考虑了,首当其冲地当然是看看文教授的研究所有没有接到一些外派任务,还有就是需要拉拉赞助商,毕竟,一行一个班,这么多人的衣食住行,光靠他们每人主动投的钱只够平时一日三餐的开销的,而其他那些各种各样的费用加起来的数额也不太乐观,她就寻思着,还是得找赞助商!

    前一次带学生们出去都是学校里拨款,不过申请起来特别的麻烦,当然现在不同往日,在大家都知道她是冉校长的女儿之后都肯定地认为由她带队,费用的申请一定不是问题,她肯定,系主任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来领队,另外还派了一个老师给她做副手,研究生班一个系里抽/出来一部分优秀的学生组合成一个有二十五人的实地实习队,人数这么多,舒然还是第一次,关键是有五个还是外校的,作为双方学校学术交流交换过来的,又不是她教的学生也塞给了她,让舒然觉得头都大了!

    舒然简单地跟他们说一下大概的时间安排,至于课题和实习地点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也给不了他们确切的答案,倒是坐在一起问了一下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很多女孩子说想去云南,也有说想去大西北,还有的说要去三亚,这让舒然都觉得,貌似他们不是去做课题,而是去旅游玩的?

    一刻钟的时间就在这样的讨论中结束了,下课铃一响,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几乎是跟着铃声一起响的,对方掐时间是掐得准。

    舒然拿着手机看见屏幕上闪动着的电话号码,接通了看了看教室里的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这才关掉多媒体设备抱着教科书往外走,“怎么?尚大爷,回来了还要我亲自来迎驾?”

    舒然觉得,一节课四十几分钟都过去了,怎么感觉心里的火气还没有降得下来?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一丝弯酸,阴阳怪气的!

    电话里的男人先是一怔,似乎是没料到舒然会用这种语气说话,紧接着便轻笑起来,“如果尚太太愿意,倒是可以的!”

    顺着杆子往上爬,臭美!

    舒然在心里骂他厚脸皮,从教室走出来路过走廊时无意间教学楼外面望去,就见到楼下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有人站在车门边,撑着一把大黑伞,在她望过去的时刻,黑伞的边缘也朝天空倾斜了一个角度,伞下的人心有灵犀地正朝她所在的楼层望了过来,透过那一层玻璃,舒然在窗外天地间那一汪汪的银丝雨滴中看到了那张脸,男人一身黑色的修身薄风衣,执伞的那只手臂抬高,手腕上露出雪白的袖口,被风一吹,垂下的一角翩然而动,连带着他脸上渗出来的笑容都像此时的雨声,柔和了下来!

    舒然急忙转过脸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了,他刚才好像就是在对着她笑,咦,她都藏在这个角落里偷看了,难道他也看到了?

    舒然可不会承认自己躲在楼梯间的地方偷看他,转过身走进电梯时还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好像清瘦了些了!”

    她进的教师专用电梯,嘀咕完之后用手使劲摸了摸自己的脸,在看到他就在楼下时,她的心脏从刚才就开始跳得厉害了,快步走出电梯时,本来是一个箭步要往大厅外走的,走出好几步了又折了回来,倒着小跑几步停下来,站在一面礼仪镜子面前,有些别扭地开始一阵慌忙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再看了看镜子里的人有没有面色发黄,有没有头发凌乱,有没有衣服搭配得不好,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遍,完事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头高高耸了起来,脸色有些发黄,人也显得有些精神萎靡,眼袋都出来了,舒然想着昨天舒童娅那挑刺的目光,还有临走时蹙眉挑剔的样子,说的那句,“舒然,出去别告诉人家你是我女儿!”,舒童娅的这句话成功点醒了舒然,恍然才知道,貌似自己邋遢了一周了!

    天啊!

    舒然赶紧去掏自己的包,掏了掏也没有掏出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平时里那些化妆的东西她都放在包里的,今天忘记了!

    舒然在礼仪镜子面前一阵折腾,还是第一次在为马上要见面自己这张无精打采的脸而犯愁了,最后化妆盒没找到,她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蹙眉,就这样子了,他爱看不看吧!

    奇怪了,今天自己一定有神经出了问题了,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哪儿都不好,哪儿看着都不顺眼,早上来的时候也没这种感觉的!

    舒然把这一切的奇怪心理都归根在了外面那个突然说回来就回来根本没有让她有时间准备的男人身上。

    舒然心里懊恼着,正要转身往门口走,就看到尚卿文站在了门口,手里还拿着那把大伞,看到她转身过来吓了一跳的表情笑了笑,抬起手腕上的手表,“尚太太,你已经用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照镜子,怎么样?对你的形象还满意吗?”

    舒然听完他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想冲过去把他那上翘着的唇角拉平了,那缀着星子的眸光灵动有神地投向她,笑容深深,审视的目光也顺着她身上若有所思地打量起舒然来。

    舒然被他投过来的目光看的浑身都不自在,本来就觉得自己今天没有好好准备,现在站在大厅里被他这么仔细得打量,他的眼光本来就毒,此时此刻被他这么看着,舒然要跳脚了,大步走过去凝眉伸手握拳就在他的胸口捶了一下,“还看,还看--”

    舒然这种举动就是那种逼急了跳脚的表现,连她自己都没有留意,小女人的娇嗔和撒娇都在这捶胸的过程中展露地一览无余,她扬起手,握拳垂下去的力道又是软绵绵的,似乎是怕砸疼了他,但垂下去一次感觉又不解气,抡起拳头捶了两下见他依然笑意盈盈地盯着她看,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不就是胡搅蛮缠了么?

    “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尚太太,我很高兴你为了要见到我这么着急着打扮!”尚卿文一只手拿伞,另外一只手直接把捶他胸口的舒然给抱进怀里,揽着她用手里的伞一遮住,大伞便遮住了路上人的视线,他低头在舒然的唇瓣上轻轻一吻,用额头抵着她的额角蹭了一下,笑着低喃出声,“我很开心!”

    舒然很想说他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但唇角一润,听着他低喃的声音,心里也突然变得软软的,低着头无厘头地低声说着,“我脸色不太好是吗?”

    恩,刚才照镜子的时候才发现,最近应该是没睡好,然后吃垃圾食品太多导致脸色色素沉淀了。

    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女人一旦问出这句话多半是想听到对方说,“哦,不是的,你脸色很好!”,结果揽着她的尚卿文却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恩,是脸色不太好!”

    舒然顿时抬眼去瞪他,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尚卿文却低头轻笑起来,靠在她耳边一阵低语,“尚太太,女人脸色好不好有时候也要取决于她的男人是否努力的!”

    舒然表情一怔,一时间是想到了美女都是用钱堆出来的话,他说的男人努不努力应该是指的有没有很多的钱,但耳边却溢出他一丝暧/昧的低笑,带着邪肆的嘶哑,“今天晚上,我会努力的!”

    舒然脑门一炸,顿时明白了,再结合前面的那一句话,脸都烧起来了,扬起手就在他腰间狠狠地捏了一把。

    尚卿文,你个坏男人!

    --------华丽丽分割线----------

    尚卿文并没有直接带舒然回家,舒然也没问他要带她去哪儿,倒是一路上两人都斗嘴不断,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刚才尚卿文上车前说的那句话惹得舒然脸红筋涨,为扳回面子来,舒然是卯足了劲地要跟他对抗到底,两人斗嘴不分胜负,往往是舒然说了一大堆,尚卿文一句精简的话就把她的话给圆了回去,气得舒然要抓狂了,恨不得剥开他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是怎么的曲曲弯弯。

    其实舒然早就该猜到自己不是尚卿文的对手,之前两人外出买盐水鹅,一路上不也是如此,明明感觉是她说赢了,可是最后仔细想想,没有,反倒是言语间说的最多的她吃亏了!

    开车的尚卿文一路上都笑容不断,但在舒然看来,那表情就像是在对她说,小样儿,回去修炼几年再来吧!

    讨厌,讨厌!

    舒然心理抓狂,可是却拿他没办法,权衡了一下,想要赢他,除非她扑过去,咬他!

    舒然气未消,车却已经停了下来,舒然看了看车窗外的建筑物,D市最顶级的宴会大楼,她纳闷,这边早已在门口等待的关阳已经为她拉开了车门,微笑,“少夫人,您好!请下车!”

    舒然朝车里的尚卿文望了望,尚卿文也示意她下车,她便下车满心疑问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在被尚卿文挽住手的时候她轻声问道,“是不是来参加别人的宴会的?谁的啊?需要准备红包吗?”

    舒然之所以现在不见一丝慌乱是因为上次在G市尚卿文不就拉着她穿着常服进了人家的宴会厅,当时她手里还捏着一根棉花糖,满大厅的人都穿着正装晚礼服,就他们两个最特别,让舒然当时都觉得,尚卿文不是进去参加什么宴会,究其根本的目的其实就想进去蹭饭的。

    尚卿文握着她的小手听着她低低的疑问,唇角勾了勾,用同样低低的声音回应她,“是庆功宴,临时准备的,红包呢?”尚卿文语气一顿,停下了脚步,深深地看了舒然一眼,低笑起来,“你可以晚上再送!”

    恩?晚上还有?

    这让舒然想到了嘉禾老家那边的风俗,摆酒吃席都是吃好几顿的,而且最有特色的就是,吃完了最后一顿再送礼!

    身后跟着的关阳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感觉到前面的尚卿文朝他投递过来的目光,急忙伸手挡了一下嘴巴,抬起脸冲着因为他这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而满脸狐疑的舒然笑了笑,“是的,少夫人,你的红包应该晚上送是最合适的!”

    舒然看着关阳微笑的表情跟平时一样,温和得无懈可击,她心里虽然有疑问,但也没有再追问下去,一进场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宴会厅,却是一个大得离奇的阶梯会议厅,地上铺着的也是红地毯,阶梯椅子上早已坐满了人,两人才刚踏进门,一束聚光灯便落在了门口,舒然急忙闭眼,尚卿文则伸手遮住了她的眼睛,牵着她小心翼翼地朝前面走,舒然即便是闭着眼也感觉得到这一束光在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而移动着,而且会场上无数双眼睛都聚在了他们身上,雷鸣般的掌声也响了起来,震得舒然两耳都犯晕了。

    都不知道走了多远,舒然被尚卿文扶着才站定在第一排的特殊位置旁,

    “尚先生一下飞机就忙着去接尚太太,辛苦了!”有人伸出手来跟尚卿文轻轻一握,“今天你是主角,恭喜你!”

    尚卿文轻声言谢,感谢对方百忙之中来参加,语气俨然一副主人公的姿态,舒然安静地在关阳所指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微笑着跟走到身边的人握手低声交谈,心里不由得在思量刚才无意间听到的那位老先生对尚卿文说的话。

    今天你是主角,恭喜你!

    尚卿文说今天算是庆功宴,她不太明白!

    直到张晨初上台,拿着话筒的他先是对着大家鞠了一躬,“很荣幸今天能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今天是庆功宴,大家一直都很期待的这一刻就要来临了,下面有请我们重新崛起的尚钢集团董事长尚卿文先生登台!”

    底下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来了,身边坐着的尚卿文在起身时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说了声什么舒然都没注意听,她还没有回过神来,觉得张晨初实在不是个好的主持人,因为他说的话,她完全没听懂!

    只看到台上的聚光灯都瞬间聚在了一起,那个站定在聚光灯下的男人伸出手示意大家静一静,台下一片安静,舒然才发现尚卿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正式的西装,此时站在台上对着话筒,面对着众人的目光,他的视线在舒然所坐的位置上投了过来,缓缓开口,“在这之前我要向大家道个歉,因为太过匆忙没有精心准备,也便选择了用这样简单的方式来告诉大家,从今天开始,尚钢将重新以崭新的姿态出现,。。。。。。”

    舒然耳朵里还嗡嗡嗡地响着,尚卿文话不多,很简短,但是字字句句都灌进了她耳朵里让她震惊不已。

    尚钢,尚钢--?

    被万美收购了的尚钢?

    --------华丽丽分割线------------

    连日来的暴雨让D市市区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洪涝现象,地势稍高的一些地方还好,不管下再大的雨,除了湿气稍微重一些之外,处在半山腰的别墅群在雨中也是别样的风景线。

    此时外面大雨依旧,阴沉沉的天使得半山腰这一道雪白的风景线暗色不少,偌大的客厅里,坐在椅子上的尚佐铭在听了董源的低声汇报之后,目光是久久地没有转动,脸上的表情显得僵硬得滑稽,握着拐杖的手不由得捏紧,猛的站起来,用手里的拐杖狠狠的朝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砸了下去。

    “砰砰--”连续几声,茶几上的茶杯已经被砸得粉碎,惊得屋子里的佣人是屏住了呼吸。

    尚佐铭的脸色有多难看,沉郁中带着不言而喻的怒色,在砸碎了面前的茶杯之后扬起了拐杖指向了楼梯间,低喝一声,“去给我把二少爷请下来!”

    董源见状急忙要过去扶他,被尚佐铭狠狠地一推开,佣人慌慌张张地直点头,正要跑上楼叫刚回家的二少爷,却见二少爷已经站在了楼梯口,身上的着装还没有来得及换,商务西装还一丝不苟地套在身上,手指间还套着一串钥匙,看样子是还没有休息就下来了。

    尚雅阳是听见了楼下爆/发出来的声音,也早有准备迎接这样的家庭风暴,他缓步下楼,在爷爷那满是厉色苛责的目光下走到了客厅,站在了他的面前,“爷爷!”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抽在尚雅阳的脸上,谁都没有想到,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尚佐铭扬起手就是狠狠的一耳光抽过去,力道之大让尚雅阳的脸都偏向了一边,把站在旁边的董源都惊得愣住了。

    老爷子即便苛刻严厉,可是二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挨过打,今天这一耳光,打得好狠啊!

    尚雅阳挨了一耳光,半边耳朵都嗡嗡嗡地作响,听力都受到了影响,他的脸都瞬间疼痛到麻木了。

    “你伙同他一起瞒着我!”

    尚佐铭的话一字一句地从嘴里蹦出来,紧接着便是雷霆般地咆哮出声,“尚雅阳,你居然伙同一个外人来设计我!”

    尚雅阳被一个耳光打蒙,爷爷的第一句话他都没有听清楚,到是第二句让他神情一滞,转过脸来,半边脸都浮肿了起来,瞪大了眼睛与他对峙反驳,“爷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是我哥,怎么是成了你眼睛里的外人了?”

    大哥是他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是他所要看齐的标杆楷模,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直让爷爷,让尚家都引以为傲的大哥怎么就被这么残酷地排除在外了?

    尚佐铭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冒,甚至都滚出了冷汗,抓着拐杖的手紧得骨节都发了白,看着跟自己对峙的孙子眼睛里也是一片血红,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样子,他咬紧了牙关冷笑了一声,“好,好,我教出来的好孙子,我就说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听话地将手中的权力给交了出来,哪怕是从高处跌下去也丝毫不见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这一招釜底抽薪,他玩得是得心应手,他把所有人都玩弄于掌心,用这样的手段将尚钢吞了进去,雅阳,你还看不出他的狼子野心吗?你为什么还要帮着他?”

    “爷爷!”尚雅阳顶着那半张红肿的脸,态度依然坚决,“我只知道他是我哥,他说的做的都是为了我们尚家,他都是对的!”

    “他是对的?那错的就是我了,我是错了吗?”尚佐铭情绪失控,吼出声之后脸已经涨得通红,身体一个趔趄地往后退了一步,董源赶紧扶着,劝说着,“二少,尚老有高血压,你--”

    这一老一少每次顶嘴都是因为大少,这次最为激烈。

    董源着急着看着尚雅阳,想说老爷子也就这个脾气,说说就好了,犯不着这么大动干戈的,服个软平心静气的,不就好了吗?然而董源却发现二少不像以前那样,而是眼神执着坚决地看着尚佐铭,非但不服软,脸上的肌肤在抖动不已时紧抿了一下唇瓣大声地回击,“大哥没错,我也没错,错的就是你!就是你--”

    这一句隐藏在心里太久太久的话,在心里压抑了好久好久,每次都在爷爷凌厉的目光中他选择压进肚子里去,但是今天,他必须要表明自己的立场,他站在大哥那边,至始至终都站在大哥那边!

    尚雅阳的声音是吼出来的,生平第一次在面对这个将自己抚养成人的最敬重的爷爷吼出自己的不满,不为别的,他就觉得爷爷现在做什么都针对大哥,这样对大哥不公平!

    哪怕是再亲近的人,这么不讲道理的胡搅蛮缠也让他受够了!

    尚雅阳吼出那句心里话,对面站着的尚佐铭猛地瞪大了眼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额,今天周末,审核应该很慢,周末都玩去吧,(*^__^*)嘻嘻……今天更新完毕了----( 限制级婚爱,权少惹不得 http://www.9zks.com/0/69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