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架空 > 南宋风烟路 > 卷廿六 长歌狂 第1617章 小人如草去还生(1)(作者:林阡)
南宋风烟路

《南宋风烟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617章 小人如草去还生(1)

    林陌却委实高估了吴曦,就算是搞阴谋,吴曦也没那么精。

    那封匿名信,并不是吴曦要求王喜故意射给林陌、用来推动宋盟和曹王府火并的,因为那个时间点,“迷路”的王喜还没投靠吴曦。

    但林陌猜对了一半,那封信确实是王喜指派亲信所射……

    那么,王喜为什么要射这一箭去林陌那里指证安丙?

    金宋两军和第三方谁都不知道的是,五月初四晚、王喜被吴曦以爱子性命威胁后,才一转身就背着吴曦找到了安丙!一五一十地据实相告:“吴贼给犬子下毒,威逼卑职就范……”

    何以王喜要弃暗投明,那理由再简单不过,我王喜是沔州诸军都统制、节度使,我不要那丰功伟业变镜花水月!没错,一定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爱子所中慢性之毒,有七天的转圜余地,七天,吴曦能死七万次!但我王喜一人不能成事,求助谁好?川军目前的第一把交椅……安丙?

    被威逼的怎么可能忠诚,况且王喜本就不是善茬。见风使舵如他,格局虽小,脑子却活。一旦面前摆出两个选择,王喜就用最快的速度获取了片刻冷静,撇开私人感情、计算各种利益、把吴曦和安丙做了全方位对比——

    吴曦素来愚蠢而又自以为是,作为吴氏的第三代、心安理得地认为川军谁都该向着他,二月份倒台之前一直都是垂拱而治从未对人际关系有半点经营,众叛亲离九死一生的他,显然没心力再去对王喜画什么双向箭头,一句话,我吴曦的走狗你王喜爱做做不做滚;深谙吴曦脾气的王喜,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成为丧家之犬的吴曦,劣性只会变本加厉,自己就算为了孩子跟过去毕恭毕敬,也很可能被他贴上了反骨标签、费力不讨好,最后指不定还会给他糊涂地陪葬,要不得。

    安丙却不一样,他是宋廷指定的川蜀代理人,他和王喜有着高度一致的目标,都巴不得吴曦被五马分尸、死透死绝。如果说短刀谷之战王喜还是吴曦用来策反安丙的桥梁,那么这一晚,有求于安丙的王喜,当然不再犹豫地决定了“卑职接下来完全听安大人的”“只要能尽快除掉吴曦即可”……

    而听完王喜所言,安丙表面虽波澜不惊,嘴角却立刻就露出一丝轻易很难觉察的阴笑:“当真完全听本官?”

    “是!一切以安大人马首是瞻!”王喜抱着孩子焦急万分,一时忘记了安丙是个心机至深、难分善恶之人。

    “好。那就委屈王都统,假意迎合吴曦,见缝插针劫狱,把曹王移交给他;曹王对他价值连城,王都统这么做,既可以救孩子也能取得他的信任、继而方便施行咱们的下一步计划。”安丙对王喜说“咱们”,和蔼可亲地笑。

    曹王对吴曦完颜匡有价值,对我安丙当然更加有价值,是的,我确实很想将曹王灭口洗白自己,但我还想将吴曦也一起清除、永绝后患;曹王掌握着我的过去,吴曦决定着我的未来;曹王是林阡和林陌的岳父和非救不可,他兄弟俩是宋金双方目前最能翻云覆雨的决策者,所以,曹王对吴曦而言是最重要的人质,对我安丙而言则是最直接的导火线:且看吴曦如何引林阡林陌的战火烧身,最终当着我的面和完颜永琏玉石俱焚!

    “原来如此……”王喜顿然意识到,原来安丙早就在策划曹王人间蒸发?自己这算是拖着吴曦送上门来了!不远的将来,安丙很可能在曹王下落不明后,对前来问责的凤箫吟说:“本官原是想留着王喜反间吴曦的,可惜驾驭不了王喜,任由他带着罪囚投降了吴曦。”而事实上,安丙却是“纵容”甚至“授意”王喜把曹王转给了吴曦,为的是故意挖坑给吴曦跳,企图对着吴曦和曹王一箭双雕——安丙欲将他想杀的所有人都放到林阡兵锋下、一次性解决!

    “借刀杀人,安大人……真厉害啊。”王喜恭维着,四肢忽然有些发软。谁说呼风唤雨是靠武力?武者只是脑子好的人、手里的刀!不过,安丙要想保证这个突发妙计的万无一失,那他在吴曦身边必须得有一个立场坚定的卧底。

    “是啊,就是王都统要辛苦些,当安某的‘细作’了……”安丙一副笑面虎的样子,轻抚着王喜半死的儿子,同时咬重了“都统”二字,让王喜登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低估了这位安大人……

    没错安丙是矢志抗金的,但是他深谙权谋、勇于私斗,怎会看不穿王喜最在意的是什么。儿子、仕途,一起决定了王喜没有别的路走,只能立场坚定地忍辱负重!

    但同样的,王喜也颇了解安丙,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一点底,此刻王喜都不一定能发现不妥——凭王喜在川军里的盘根错节,不难知道安丙陷害孙忠锐的往事,以及……安丙最近正关注着杨巨源和宋廷里重要官员的书信来往……原先只是略知,如今结合实际,王喜怎能不联想到更多。

    所以二月诛吴以后,安丙你不是因为惧怕我王喜才给我平步青云,只不过是听闻我和李好义水火不容,才留着我用来制衡李好义?

    说得好听,我王喜现在是和你安丙同在一条船,可我王喜在不在你想杀的“所有人”里?事成后,你会对凤箫吟解释我是你的细作吗?我在凤箫吟那里有着那样多的前科!若我真的潜伏在吴曦身侧、为你监视他、给你通风报信、历尽千辛万苦,可你在事后过河拆桥又当如何?退一步讲,即使最后我能清白,我的战功能符合实际吗,会像杨巨源那样被你掩盖吗?我总不能指望着李好义在秦州功高盖主、从而作为一个制衡他的筹码被你哄抬身价!

    这年头找个靠山真的太难了。跟着笨的混,要给他擦屁股,跟着聪明的,又毫无安全感。

    王喜虽允诺了给安丙卖命,却不可能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才匿名射了一封捎带着安丙犯罪证据的信。一方面王喜知道,只有曹王府不会立刻戳穿安丙,另一方面他要留底:他日若撕破脸,我好有钳制安丙的把柄。如此,我王喜也不必寄生于李好义。

    

    再重要不过的事,当然是交给铁杆兄弟做了——沔州副都统司右军副统制刘昌国,端午前后正好守在静宁凤翔之交,那是林陌从凤翔开始试探西南的前几块跳板之一。那地方不是刘昌国故意刚战就逃的,但是那信却确实是刘昌国故意射的。

    这刘昌国是王喜的发小,前不久沔州都统司刚分家时,王喜将他分给副都统司,目的是想在李好义身边安插个眼线,李好义不知其中关系,未加防范。

    刘昌国倒是挺懂王喜的心思,在李好义面前夹着尾巴,任由李好义嬉笑或打骂,无论何时何地都对其夸赞恭维,哄得大大咧咧的李好义越来越喜欢他,认为刘昌国是自己“嫡系”、没少对他悉心栽培。

    到了五月将尽的此时,第五场秦州会战的战报传至兴元府,全是他李好义在建功立业、升职有望,反观王喜,到现在还是个不为人知的间谍,随时随地粉身碎骨,身为死对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巧刘昌国因伤暂退,大街上被王喜“巧遇”——

    昌国,跟在李将军身边,学到不少吧?

    学到什么了!李好义这人忒无趣,除了练兵打仗,就是喝酒训人!

    怎么,训你了?

    哎,不提也罢!都统,您……潜伏得还好吧?

    嘘……莫要暴露我!昌国,若是实在不能忍他,你便寻个机会、送他上路吧,刚好由你取而代之!

    不错,哈哈哈,到那时,沔州都统司便是咱哥俩的了!

    

    目送刘昌国走,王喜转过身来,哎,同是和小人打交道,还是和一根筋的小人交流轻松!

    近期吴曦“将曹王由暗转明的契机到了”,难免和完颜匡走得很近、近墨者黑也开始弯弯绕绕了起来;安丙呢,就更别说了,王喜虽一直和他保持交流,却始终对他雾里看花,不能说自己的猜测就全中,但一旦中了那就被他推火坑。

    可为了爱子和前途能齐美,王喜也只能暂时习惯这种两面不是人的间谍生涯……

    这段时间他从吴曦的墙根听来的最大一件秘密,莫过于“金帝可能要亲身前往、目前吴曦已窃取的武休关”。

    王喜认为真假难辨,安丙则在回复给他的信中说,这消息应该不是烟幕,金帝或是因为吴曦最近开始侵吞兴元府的关系,而产生了“与负责镇守此处的本官在交界处谈判”的意向……

    “谈判?为了什么?”这是凭王喜的格局看不懂的。( 南宋风烟路 http://www.9zks.com/2/23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