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完全摧花手册之狼穴羔羊 > 正文 10(作者:MRBIGDICKTXT)
完全摧花手册之

《完全摧花手册之狼穴羔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0

    第10章

    在发现潘佳人怀孕以后,又过了大半个月。《9+Z+书+城 手*机*阅#读m.9zsc.com》www.LaWeN.CoM正当刘梦纯和潘佳人,潘丽人一起关在牢房里被那些男人轮流玩弄和凌辱时,几个男人却从门外走进了牢房,架起刚刚遭受了肛奸的刘梦纯,把她带出了牢房。刘梦纯惴惴不安地被那几个男人架着,不知道那些男人又要怎样玩弄她。刘梦纯被那几个男人带进了隔壁的另一间牢房,然后她刚被放在地上,一个男人就走到她的面前,笑着命令刘梦纯为他口交。刘梦纯顺从地张开嘴,一边包裹着那个男人的舔吮起来,一边打量着这件牢房里的情形。

    在一阵阵惨叫声和狞笑声中,刘梦纯看见牢房正中的屋顶上正吊着一个似乎人到中年的亚洲男人,几个南美毒枭的打手正拿着皮鞭,棍,电击器等各种刑具毒打和折磨着这个男人,已经把他打得遍体鳞伤,满身血痕。墙上挂着一台大屏幕显示器,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潘佳人和潘丽人分别被两个男人肛奸的情景,在女孩们的惨叫声中,站在屏幕前的另外两个中年亚洲男人却得意地笑着,朝着屏幕上的那两个被肛奸的萝莉女孩指指点点。

    这时,对被吊在房顶上的那个男人的毒打暂时告一段落,那些打手笑着走到正在为男人口交的刘梦纯面前,准备轮流在这个感的美女奴身上泄欲。而站在屏幕前的那两个亚洲男人中的一个也狞笑着走到那个被吊着毒打的男人面前,得意地说:「怎么样?潘队长,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别的男人屁眼,有什么想法?」

    「畜生…毛杰你是个畜生!」

    那个被毒打的男人虽然已经气息奄奄,但是却仍然勉励抬起头来怒斥着面前这个男人,然后他又抬起头来,望着仍然站在屏幕前的另外那个男人,用尽力气怒吼着,「白史敬!你这混蛋!为什么不敢过来!你也知道有愧吗?」

    「我有什么愧啊,怎么又会不敢过来?」

    另外那个男人听到了这声怒吼,转过头来,一边慢慢地也走到了被吊着的那个男人面前,一边笑着说,「我只是看到我的小丽侄女被屁眼得哇哇叫,觉得我玩她玩得还不够劲而已…」

    刘梦纯这时已经猜到,被吊在空中的那个男人就是潘佳人和潘丽人的父亲,北德禁毒大队队长潘嘉凯,而另外那两个亚洲男人自然就分别是毒枭毛杰和变节的警察白史敬了。但是刘梦纯却不明白,潘嘉凯怎么会知道潘佳人和潘丽人被送到了南美,还跨越重洋,找到了他的两个女儿被关押和轮奸的地方,又怎么会落到毛杰,白史敬和这些南美毒枭手中,被吊起来毒打呢?

    「禽兽!你们这两个禽兽!」

    潘嘉凯听着白史敬侮辱着潘丽人,气得拼命挣扎着,把吊着他的铁链拉得「哗哗」直响,但是却本摆脱不了铁链的束缚,「有本事,有本事你们放开我!我…我要亲手杀了你们!」

    「放开你?谁会那么蠢?」

    白史敬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潘嘉凯徒劳的挣扎,一边用嘲笑的口吻对他说,「你以为都象你这样笨吗?连这么漂亮的女儿都看不住…」

    「混蛋!那都是你们…」

    潘嘉凯看着白史敬得意的样子,怒斥道,「都是你们干的…」

    「你的女儿在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就被注了麻醉剂,装进木箱,通过毛杰的物流公司和被买通的海关,当作出口货物送上了来南美的货机,」

    白史敬看着愤怒的潘嘉凯,继续得意地说,「当然,她们被装进木箱以前,已经被我们玩过了,这么鲜嫩的两个小处女,怎么能送给这些南美人享用…」

    「不!不要说了!」

    潘嘉凯听着白史敬亲口告诉他潘佳人和潘丽人被他们强暴失身,愤怒地狂吼起来,「不要再说下去了!」

    「所以我说你笨,你光知道怀疑毛杰,光知道叫我搜查他的仓库,他的公司,搜查他的一切物业,却没想到要去查一查货物收发记录。」

    白史敬继续狞笑着对潘嘉凯说,「不过就算你那时候查了也没什么用,你一没证据,二不能扣留飞机,而且还在停职期间,你的两个漂亮女儿还是注定要被送到这里,被这些臭男人玩…」

    「畜生!你怎么下得了手!」

    潘嘉凯怒斥着白史敬,「小佳和小丽一直叫你白叔叔,你竟然这样就这样把她们推进火坑!」

    「这两个小丫头这么可爱,和她们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我早就想她们了…」

    白史敬无耻地笑着说,「你老婆可是大美人,可惜**不到你老婆,那就只好你女儿了…」

    「天哪!原来,我一直都看错了你!」

    潘嘉凯听着白史敬无所顾忌的坦白,震惊地喃喃自语着,「原来我当作最好朋友的人,一直就是一只恶狼!」

    「这都怪你自己笨!没看出来!」

    白史敬继续嘲笑着潘嘉凯,「你找不到女儿就把一切都交给我,叫我盯着毛杰,那当然正中我下怀。不过我和毛杰总算是做了出好戏,毛杰整整两个月都安安分分的,而我却帮毛杰打理了两个月的生意。这样的安排,谁也看不出毛病来吧。哈哈哈…」

    「这两个月,可是憋死我了…不过幸好有老白帮忙,有惊无险。」

    毛杰接过白史敬的话,继续对被吊在房顶上的潘嘉凯说,「我们本来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你也得到了教训,以后不会再管我们了。谁知道你这么死脑筋,都停职了居然还在偷偷跟踪我,那我也就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除掉你了!」

    「你说你自己笨不笨…」

    白史敬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得意地笑了起来,「秘密跟踪毛杰,还来和我说。那我也就只好送你一程,来这里和你女儿相会了…」

    「原来…原来你说的什么查到毛杰买了来南美的机票…怀疑他来和毒枭接头…要我和你一起跟着毛杰来这里找证据…这些都是假的?」

    潘嘉凯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显得如此陌生的老朋友,压抑不住内心的沮丧,「怪不得…你那么热心…叫我这个停职的队长陪你一起来抓毛杰…还帮我搞假身份…办签证…买机票…」

    「用了假身份,就查不到我和你一起坐飞机来南美了…」

    白史敬继续说,「其实告诉你的这些也不都是假的。毛杰确实是来找他在南美的的合作伙伴接头,不过还有另外两个目的我没有告诉你,一个就是还要顺便解决你,另一个就是要来顺便再玩玩小佳和小丽,两个多月没看见这两个小姑娘了,还怪想她们的…」

    「呸!」

    在白史敬得意的笑声中,潘嘉凯愤怒得无以复加,把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吐在白史敬的脸上。

    「要是这能让你舒服点,你就吐吧…」

    白史敬不以为意地抹掉了脸上的血沫,继续说,「从今天早上,你一出机场就被绑到这里,一边看着看着女儿被的录像,一边一直被吊着挨打到现在,心里一定憋着火,吐口唾沫算得了什么?对吧?」

    「禽兽!你这禽兽!你不是人!」

    潘嘉凯看着白史敬得意洋洋的表情,却拿他无可奈何,突然,潘嘉凯想起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的另一件事,连忙用颤抖的声音问站在她面前的白史敬,「等等…我问你…安心…就是那个我派去马杰那里卧底的女警…是不是也是你…」

    「哦,那个小妞啊…」

    白史敬轻浮地笑着回答道,「你不提起的话,我都忘记了。没错,就是我告诉毛杰的。事实上,我早就猜到了你电脑的密码是你两个女儿的生日,这么简单的密码只有你会以为别人都猜不出来,所以我早就看过了你电脑里的实习警察名单,当我看到这个美女警察时,我就计划着让你把她送到毛杰哪里去卧底,好让我们把她抓住好好地爽一爽。所以在茶楼的时候,我才故意提醒你可以找警员名单上没有的警察去卧底,那不就是实习警察么。再加上毛杰那时候正在招聘秘书,那接下来你会怎么做,也就不难猜了吧。」

    「你!原来…」

    潘嘉凯听着白史敬得意的卖弄,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原来一切都是你…」

    「对了,你的手机里面,我也早就装了个窃听器,你一直没有发现吧?」

    白史敬继续得意地说,「所以你和那个小美女在饭店包房里的谈话,我也全部都听到了。知道那个小美女要去应聘秘书,我就告诉了毛杰,然后,就都顺理成章了…」

    「天哪!安心…安心还那么年轻…」

    潘嘉凯终于明白了这件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的整个过程,他看着面前这个罪魁祸首,痛苦而后悔地怒吼着,「我怎么就会上了你的当!」

    「你还别说,那个小妞确实够味,长得象哪个电影明星来着?也挺大,我也了她好几次呢。只可惜那妞不是个雏。她自己说和她的未婚夫上了几次床,这小子艳福可真不浅啊…」

    白史敬一边回味在安心的身体上发泄的快感,一边笑着继续说,「不过幸好,那小妞的屁眼和小嘴还都没有被男人过。处女屁眼被**的时候,本来挺倔犟的一个小妞,哭得可惨了。至于她的小嘴,我虽然不是第一个进去的,不过我也没少享受,灌完春药,一进去,她就开始又舔又吸,那条小舌头还是挺灵活的呢…」

    「禽兽!魔鬼!你…你简直猪狗不如!」

    听着白史敬亵地描述他蹂躏安心的经过,潘嘉凯又想起了安心那美丽天真的微笑,暴怒地怒吼起来,「我怎么会错把你当作朋友!天哪!」

    「因为你自负…」

    白史敬冷笑着对悔恨交加的潘嘉凯说,「你自以为全世界就你最认真负责,就你最强,别的人只要服从你的命令就好。你的那些手下们看到你,哪一个不是唯唯诺诺,不敢大声说话的?只要我装作认可你的一切意见,你自然就会把我当作朋友了。结果,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哈哈哈…」

    在白史敬的狂笑声中,刘梦纯面前的那个男人也兴奋地低吼着把倾泻在女孩的嘴里,而另一个男人这时却走到了刘梦纯的背后,让她双手撑地,跪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然后那男人的就狠狠地进了刘梦纯的肛门里抽了起来,而刘梦纯也就一边呻吟着,一边迎合着那男人。就在这时,隔壁的牢房也传来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呻吟声。而听到这个微弱的呻吟声,被吊在空中的潘嘉凯却异常激动,他猛地睁开眼睛,拼命地抬起头来,吃惊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用颤抖的声音说:「这是…这是…难道…」

    「看样子,潘队长是听出来了…」

    毛杰看着潘嘉凯吃惊的样子,笑着说,「那就要让潘队长听听清楚才好…」

    说着,毛杰转向站在刘梦纯身边的另一个男人,用西班牙语对他说了一句话,那个男人马上就笑着走到刘梦纯的面前,跪在地上,把进刘梦纯微启的小嘴,让她不能再发出呻吟声,然后,那男人就舒畅地在刘梦纯顺从的吸吮中享受起来。

    刘梦纯的呻吟声停止以后,潘嘉凯可以更加清楚地听到隔壁牢房依稀传来女孩的呻吟声和哭喊声,还有许多男人的笑声。潘嘉凯已经隐隐猜到了隔壁牢房中正在呻吟和哭喊着的女孩是谁,他一边拼命摇着头,像是要否定自己可怕的想法,一边惊恐地喃喃自语着:「不!不!不能这样…」

    「很遗憾,潘队长你猜对了…」

    毛杰看着潘嘉凯的样子,笑着对他说,「你的两位千金现在正在隔壁房间,有几十个男人正等着要她们伺候呢,接下来,我们就看一下现场直播好了。」

    说着,毛杰拿起一个遥控器,对准显示器按了几下,显示器上原本潘佳人和潘丽人被轮奸的录像就变成了隔壁牢房的实况。可以看到潘佳人正跪趴在地上,一个男人正跪在她的身后,把进她的肛门里抽着,而另一个男人则跪在潘佳人的面前,潘佳人的小嘴包裹着那男人的,正在吸吮着。而潘丽人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一边扭动着腰肢呻吟着迎合着那男人的在她的户里抽着,一边捧着她前那对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13岁萝莉身上的丰满房夹着身边另一个男人的,略显生疏地为那个男人交。

    「不!不!」

    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这些异国的毒枭们又又长的所蹂躏和凌辱,潘嘉凯几乎要气疯了,他拼命地挣扎着,再一次把铁链拉得叮当作响。

    而毛杰和白史敬只是冷笑着,得意地看着他徒劳的挣扎。

    「对了,你老婆死了那么多年,两个女儿又那么漂亮,你怎么能忍得住不她们呢?」

    毛杰笑着对一边怒吼,一边拼命挣扎着的潘嘉凯说,「要不是我们亲自给你的两个女儿开了苞,还真是不相信你能守着这两个小美人这么多年都没下手…」

    「还有,小佳和小丽的屁眼也是我们开苞的…」

    白史敬也笑着对被吊在房顶上,看着两个女儿正在自己眼前被男人们轮流玩弄,却无能为力,气得快要发疯的潘嘉凯说,「她们的小屁眼可真紧,尤其是小丽的小屁眼,差点都把我夹断了…」

    「不!不!禽兽!」

    听着眼前这两个罪犯无耻的侮辱和刺激,看着屏幕上潘佳人和潘丽人被那些男人肆意凌辱着,潘嘉凯恨不得自己能立即昏过去,可以不用面对这些难以忍受的羞辱。

    「这两个月以来,这两个小美人每天都要像这样伺候几十个男人,就算是来月经的时候也不例外…」

    毛杰听着潘嘉凯的怒吼声,看着屏幕上那些南美毒枭给潘丽人注春药的情景,继续得意地羞辱着他的这个死对头,「你看,他们正在给你女儿打针。那是春药,你看你女儿自己翘起屁股来让他们打春药,真是好荡啊。不过,隔几天就会给她们打一针春药,她们应该已经很习惯了吧…」

    「不!不!杀了我吧…快杀了我吧…」

    潘嘉凯亲眼看到他的爱女已经沦为男人们的发泄工具,痛苦地惨叫着。

    「你可不能那么早死…」

    毛杰继续笑着对潘嘉凯说,「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快要当外公了。刚才他们告诉我,你的大女儿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所以现在对你大女儿特别优待,只玩她的屁眼和嘴。你就等着看你的大女儿给你生个大胖外孙吧。只不过过你大女儿的男人怎么也有几百个了,也不知道那个杂种的爸爸到底是哪一个。还有你的小女儿,虽然只有13岁,不过既然来过了月经,应该也已经可以怀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大肚子呢。哈哈哈…」

    「不!禽兽!你们这些恶魔!」

    潘嘉凯被吊在空中,绝望地惨叫着,悲伤而屈辱的眼泪从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脸上不停地低落下来,「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

    毛杰笑着对面前这个已经崩溃了的缉毒警说,「我现在就要去隔壁你的女儿。好久没尝过这两个鲜嫩的小婊子的滋味了,你让警察跟踪了我两个多月,我也就有两个多月没好好地玩过女人了,今天正好用你的女儿来给我泻火。等一下我要一边你大女儿的屁眼,一边让她的妹妹给我舔屁眼…」

    「我也先走一步了…」

    白史敬也笑着对潘嘉凯说,「上次**了小佳的洞和小丽的屁眼,这次正好试试另外两个洞的滋味,而且没想到这两个小妞的子也已经长得那么大,等一下,也得好好玩玩才爽。哈哈哈…」

    在潘嘉凯痛苦万分的惨呼声中,毛杰和白史敬笑着走出了这间牢房,而正在继续迎合那些打手泄欲的刘梦纯看到毛杰在走出牢房的时候还对刚刚才在刘梦纯的肛门里发泄了兽欲的那个打手说了句什么。而潘嘉凯却只能狂怒地吼叫着,发泄着自己心中郁结的怨气和屈辱。潘嘉凯看到大屏幕上出现了毛杰和白史敬的身影,潘佳人和潘丽人看到这两个久违了的身影,都惊惧地浑身颤抖起来,但是却仍旧不得不流着眼泪,分别跪在这两个夺走了她们童贞的男人面前,用她们丰满的房包裹着毛杰和白史敬的,顺从地为他们交。

    在潘佳人和潘丽人的感双包裹下,毛杰和白史敬白浊肮脏的很快就喷在这对萝莉姐妹花的脸上和房上。看着脸上和前沾满的一对女儿为毛杰和白史敬交以后,马上又被别的男人拉走,分别为男人口交和迎合着男人入肛门抽的悲惨模样,潘嘉凯再也控制不住,放声悲号,老泪纵横。而牢房里的那些男人全都急切地等待着在刘梦纯的身体上泄欲,并没有理睬潘嘉凯的哭声,只有刘梦纯看着这个哭泣着的男人,想起了自己同为警察的男友凌险峰,不由得一阵心酸,也哭泣了起来。

    毛杰和白史敬在潘佳人和潘丽人的沟包裹中发泄以后,很快就恢复了欲和体力。毛杰命令潘佳人双腿跪地,撅起屁股,然后把进她紧窄的肛门里,在潘佳人的哭泣和呻吟声中抽起来。而潘丽人则被白史敬放在毛杰身后,她也不得不顺从地双膝跪地,用双手支撑着身体,一边伸流着眼泪出舌头,忍着恶心舔舐着毛杰那恶臭的肛门,一边撅起屁股,在白史敬的笑声中,屈辱地迎合着白史敬的在她紧窄短小的道中不停抽…

    在潘嘉凯的怒吼声中,那些打手轮流在刘梦纯的道,肛门,小嘴和沟里得到了发泄以后,又开始用各种刑具毒打和折磨着潘嘉凯,潘嘉凯被一次次打昏过去,又被那些打手用电击器一次次电醒,直到他们用电击器把潘嘉凯电得浑身抽搐,也不能让这个缉毒警清醒过来,那些打手才又回到刘梦纯身边,继续享受着这个顺从的奴感的身体,直到他们一个个筋疲力尽,全都疲惫地昏睡过去,而这时,刘梦纯也已经体力透支,失去了意识…

    当潘嘉凯再一次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他吃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面前的大屏幕上,那场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轮奸狂欢还在进行着。潘佳人正躺在地上,一个男人正跪在她身后,一边抱着她的屁股向上举起,一边把进她的肛门里抽着,而潘佳人正一边晃动着身体,迎合着那男人,一边用嘴包裹着另一个男人的。一旁的潘丽人这时似乎已经处于迷乱状态,正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肛门和道正被那两个男人的同时入,而且还在为另一个男人口交,而潘丽人却正在主动扭动着腰肢,积极地迎合着这些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牢房里的那些打手才慢慢地醒了过来。一个打手慢慢站起身来,一边笑着看着大屏幕上男人们正在挤压潘丽人的小腹,把她子中积聚的排出的靡场面,一边拿着一铁棍走向仍然被吊在空中,一动不动的潘嘉凯。当那男人用力地抡着铁棍,砸在潘嘉凯早就已经骨折的右腿上时,他却也被什么滑了一跤,失去平衡,摔倒在地。而这个打手这时才发现,潘嘉凯身下的地板上已经成了一片血泊,而潘嘉凯早已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毛杰和白史敬听到潘嘉凯的死讯以后,也来到了这间牢房。潘嘉凯的尸体已经被从天花板上放了下来,他的左手已经严重变形,那是潘嘉凯自己硬生生地把左手从手铐中拉拽出来造成的,表皮全部被扯掉,掌骨都被挤碎,可以想象被毒打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潘嘉凯需要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到。而潘嘉德把左手拽出来以后,就咬断了自己的动脉,潘嘉德咬的时候十分用力,几乎把自己的整个手腕都咬了下来,可见他求死之心坚决。这是因为看到自己视为珍宝的这一对女儿被调教成了奴之后,潘嘉德已经完全被绝望和屈辱击溃,他只求一死。

    毛杰却对潘嘉凯这样轻易就解脱了自己表示了不满,他要求南美毒枭把潘嘉凯的头颅割下,用福尔马林保鲜,然后把潘嘉凯的头颅和已经被调教成奴的潘佳人,潘丽人一起装进木箱,空运回北德。南美毒枭们答应了毛杰,等这些南美人玩够了这对萝莉奴,就马上把她们送回北德去。

    毛杰和白史敬又在那些南美毒枭的「妓院」里逗留了几天,又数次享用了潘佳人和潘丽人的身体,也玩弄了刘梦纯以后,就离开南美,回到北德继续走私毒品。而因为潘佳人和潘丽人已经沦为奴,那些毒枭只需要享受她们顺从的迎合,而不需要继续调教她们,所以刘梦纯也就不需要再为那些男人充当翻译。刘梦纯被那些男人带回了她原来的牢房,却发现牢房的墙上也安装了一台嵌入式的大屏幕显示器。为了防止刘梦纯弄碎显示屏,用玻璃碎片自杀,那些男人在显示器前还专门安装了一块砸不碎的防弹玻璃。

    等那些男人打开显示器以后,刘梦纯才明白这个显示器的用途。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孩正赤身裸体地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惨叫着被两支同时入户和肛门凌辱的录像。原来在每间牢房中都设有多个角度的高清摄像头,那些男人可以把他们玩弄奴的情景拍成录像取乐。刘梦纯突然觉得那女孩有点眼熟。一个男人看到刘梦纯有些的表情,笑着凑到她的耳边,只对她说了一个字:「母狗」。刘梦纯马上就想了起来,屏幕上这个全身雪白的感女郎就是那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关在牢房里用来供狗发泄的母狗!

    屏幕上的母狗被两个男人同时凌辱,浑身颤抖着哭泣起来,而另一个男人则一边拿着一张有母狗照片的证件凑到镜头前,一边兴奋地说着什么。刘梦纯看到那张证件上有国际刑警组织的名称和标志,还有一个名字:伊莲娜。克里莫娃。

    刘梦纯意识到这才是母狗的真正名字。刘梦纯想起詹百鸿曾经告诉她,母狗本来是俄罗斯的国际刑警,是在台湾落入毒枭的魔掌,又被调教成奴以后才被送来南美,终于明白了这段录像就是那些南美毒枭在蹂躏克里莫娃时为了取乐而拍摄的,他们还用证件证明克里莫娃的国际刑警身份,来向警方示威。

    而在屏幕上克里莫娃的惨叫声和呻吟声中,在刘梦纯身边,看着这段录像的那个男人已经兴奋了起来,于是,他抱着刘梦纯的身体站起身来,让刘梦纯用双手缠抱住他的脖子,用双腿缠绕着他的腰,坐在他的上。当那男人的慢慢地入刘梦纯紧窄的道口时,刘梦纯忍不住哭喊着全身颤抖起来,然后刘梦纯就不得不再次晃动着身体,迎合着那个男人,让那个男人的在她的道里抽着,知道那男人低吼着把喷进了刘梦纯的身体。

    在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刘梦纯一直被关在这间牢房里继续充当着奴,随时都准备着用她感的身体迎合着每一个走进牢房的男人,让那些男人享受着她紧窄的道和肛门,感丰满的酥和温湿柔软的唇舌。而那些男人则在显示器中播放的那些亵录像的助兴下,尽情地在刘梦纯的身体上发泄着他们的兽欲。

    除了自己,潘佳人和潘丽人姐妹,以及克里莫娃被凌辱的录像意外,刘梦纯还在显示器上看到很多其他女孩被男人们轮奸和玩弄的录像,她没想到有那么多女孩都落入这些毒枭的魔掌,沦为奴,供他们泄欲。

    在这里被关了那么久,刘梦纯多少已经可以听懂一些简单的西班牙语,所以也可以听懂一些那些录像中的毒枭们或者奴女孩们说的话。而那些毒枭们在享受着刘梦纯感的身体之余,却也很愿意在蹂躏刘梦纯的同时,用简单的西班牙语加上一些英语给她讲述那些录像中的女孩的悲惨故事。看着刘梦纯为故事的主角们的命运落泪或者害怕得浑身发抖的可爱样子,那些男人们就会更加想在这个美女奴的身上再次发泄。

    在一段录像中,刘梦纯看到一个身材高挑苗条,部丰满,身材也非常感的金发白人美女正被赤身裸体地吊在空中低声抽泣着,双腿的膝盖部位上各套着一个皮圈,而两个皮圈被一支金属子连接着,而这样一来,那金属子就隔开了那女孩的双膝,让她的双腿无法并拢。这个年轻女孩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上到处都是凌虐留下的伤痕和斑,她双腿之间的毛和户上,还有屁股上都沾满了白浊的,显然是刚刚遭受过轮奸。在女孩的哭泣声中,她的眼泪和双腿间渗出的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接着两个南美毒枭走到女孩身边,他们笑着用英语问女孩愿意不愿意成为他们的奴,女孩哭着摇头表示拒绝。而那两个毒枭就从放在地上的一个箱子里取出两还冒着寒气的圆柱形冰条,让人不安的是那两长冰条的一头竟然被雕成了头的形状。那两个南美人笑着用手指分开女孩的户和屁股,残忍地把那两支冰条分别进了那女孩的道和肛门里。敏感部位被入冰条的刺激让女孩冷得全身明显地起了一层**皮疙瘩,女孩颤抖着,用不知哪种语言大声哭喊着,而那两个男人却笑着看着那两冰条进了女孩的身体。

    画面切换以后,那个女孩还是被吊在空中,而那两冰条仍然在她的身体里,但是画面上的时间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冰条融化的水滴混合着女孩身体里的从女孩的道和肛门里渗出来,沿着那两冰条向下流,最终和女孩的泪水一样,落在她身下的地面上。女孩浑身依旧颤抖着,时不时发出呻吟声,似乎已经快要昏死过去。而这时,那两个毒枭出现了,他们把那两冰条从女孩的道和肛门里抽了出来,然后调整了一下女孩身体的位置,笑着把他们的同时进了女孩的道和肛门,然后抽起来。

    两支火热的入女孩快要被冻僵了的道和肛门,让那个女孩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而在那两个男人的抽中,那个女孩似乎也微微地扭动着她的身体,迎合着那两支温暖了她身体深处的。当那两个男人低吼着几乎同时在女孩的道和肛门里的时候,那女孩的身体也似乎十分兴奋地颤抖着,抽搐着,女孩抬起头来,发出了令人心动的呻吟声。

    但是那两个男人马上就抽出了他们的,然后又从地上的那个箱子里取出另外两支同样一头雕成头形状的冰条。那两个男人笑着走到女孩面前,再次用手指分开女孩的户和屁股,准备把这两支冰条再度入女孩刚刚得到温暖的身体。

    女孩看到那两个男人手里的冰条,全身都颤抖了起来。那女孩绝望地哭了起来,当那两支冰条的前端探入女孩的肛门和道口时,那女孩终于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用英语说出了她愿意做奴这样令她感到屈辱不堪的话。那两个男人听到女孩的话,笑着除掉了女孩膝盖上的皮圈和金属,又把这个美女放了下来。然后那两个男人就命令那个女孩跪趴在地上,主动迎合一个男人入女孩的户,并且同时为另一个男人口交。那女孩只能乖乖地服从着那两个男人的命令,一边摇晃着身体,迎合着男人的抽,一边吸吮着另一个男人的。

    而下一段录像中,这个女孩大腹便便,明显已经怀孕,但是她却仍然被关在一间牢房中,而依旧有数不清的男人在她感丰满的身体上轮流发泄着兽欲。但是那些男人就像当时对待潘佳人时一样,从不把入女孩的道,而是转而入女孩的肛门,小嘴和沟。女孩最常被命令作出的姿势就是双手撑地,跪趴在地上,然后撅起她的屁股,一边扭动腰肢,主动迎合男人的在她的肛门里抽,一边用她的嘴包裹着另一个男人的舔吮。而且那些男人还经常要求那女孩跪在地上,吃力地挺着肚子,用她的感双峰为男人们交。

    一个男人一边看着这段录像,一边在刘梦纯的肛门里喷出了他粘稠的。

    然后那男人告诉刘梦纯,这个女孩是个捷克的内衣模特,被那些男人调教成奴时才18岁。当时,因为她惹火的魔鬼身材,这个女孩被一家着名的内衣品牌看中,即将签约,成为那个品牌的专属模特。而这个女孩跟着她的经纪人-也就是她的男友来到美洲是为了参加一个内衣发布会,顺便旅游。但是,这个女孩却意外发现她的男友利用她的行李夹带毒品贩毒。而她的男友正是这些毒枭在捷克的「合作伙伴」,于是这个女孩就被她的男友出卖,落入毒枭们的手中。

    这个女孩被那些毒枭用冰条的酷刑调教成奴以后,也和潘佳人一样,被轮奸成孕,而且已经生下过一个混血的男孩。而那些毒枭们却残忍地把那个婴儿带走,当作很难获得的实验材料来进行新药物的人体试验。而那个捷克女孩生下孩子以后,只休息了三天,就又被迫继续充当那些男人们的奴,迎合着那些男人,供他们辱,而且那些丧心病狂的男人还从女孩产后的房中挤出原本用来哺育孩子的汁供他们享用。那个捷克女孩现在仍然被关在那些毒枭们的「妓院」中充当奴,而且几个月前已经再次被确认怀有身孕。

    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刘梦纯又听到了另一个悲惨的故事。当刘梦纯被另外两个男人抱着,同时入她的道和肛门抽着的时候,刘梦纯却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两个瑟瑟发抖的女人,她们躺在一间牢房的地上,手脚都被铁链捆绑着,全身都动弹不得。而这两个女人的身边,却围着十几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这些男人们正笑着,用贪婪的眼光扫视着这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都是小麦色皮肤和褐色头发,似乎是拉丁人,其中一个像是27、28岁的少妇,而另一个则是只有10岁左右的幼女,她们恐惧地看着面前这些可怕的男人们。

    在那些男人亵的目光中,那个少妇挣扎着起身,跪在地上,用西班牙语急切地说着些什么,似乎是在哀求她面前的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听着她的哀求,很不耐烦地提起一只脚,猛地踹在那少妇身上,把少妇踢倒在地。在少妇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叫声中,那男人笑着对被踢昏过去的少妇说了句什么,然后就蹲下身来,用他的双手按住了躺在地上像筛糠一样颤抖着的那个幼女,解开她手脚上缠绕的铁链,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裙。而那幼女似乎意识到有什么样的悲惨命运在等待着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哭喊着,拼命地挣扎起来。

    但是幼女柔弱的力量本不是这些强壮男人的对手,她不停踢蹬着的的双腿被蹲在她身边的两个男人分别牢牢地抓住,她的双手也被她面前的那个男人用一只手就死死地按在地上,本无法继续挣扎,而这个男人的这时却还能空出一只手来,继续有条不紊地继续撕碎那幼女的衣裙。在幼女的哭喊声中,她身上的衣裙已经被那男人全部撕碎,她的身体已经一丝不挂地裸露在那男人的眼前,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逃脱,只能闭着双眼绝望而徒劳地哭喊着。

    那个男人按着那个已经完全赤裸的幼女,一边欣赏着幼女娇小而稚嫩的胴体,一边笑着把自己胯下那支已经膨胀开来的紫红色凑到幼女眼前,幼女闻到一股恶臭味,睁开双眼,却看见眼前这支恐怖的凶器。幼女从刚才开始,就几乎一直闭着眼睛,这时才看见这个男人的。幼女看到这支几乎像她的小臂一样长,想到这么可怕的东西马上就要进入自己未经人事的身体,幼女更加害怕了,她的身体颤抖着,绝望而无助地号哭起来。

    被踢倒在地的那个少妇这时醒了过来,看到幼女眼看就要惨遭厄运,不顾一切地跪在地上向着抓住那个幼女的那几个男人苦苦地哀求着。而另外一个男人却走到这个女子身边,蹲下身来,笑着把她按在地上,猛地一把撕开了那女子身上的衣裙,那少妇火爆的身材和充满成熟风韵的身体也就暴露在那些男人的面前。

    在这个少妇和这个幼女的惊呼声和哭泣声中,她们身上仅有的衣裙很快就全都被撕成了碎布片,而她们可怜的挣扎本就无济于事。

    幼女的双腿被那个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抱住,朝着两边分开,而她的双手则被另外一个男人牢牢地按在地上。那个抱着幼女双腿的男人跪在她的双腿之间,一边把自己的顶在幼女光滑无毛的户上,一边笑着对她说了句什么。而那幼女这时已经绝望地放弃了反抗,只是全身颤抖、不停抽泣着。那男人看着幼女恐惧而又绝望的神情,满意地抓住幼女的双腿,把身体用力向前一顶。

    随着那男人的进了幼女的户,那幼女立刻就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她的身体也无法控制地痉挛着。她感觉到那男人壮的已经进了她的道口,撕扯着她的身体,紧窄的处女道本无法承受这样的侵犯,一阵阵巨痛让幼女不顾一切地挣扎着试图把身体蜷缩起来。而那个男人看着幼女的痛苦表现,满意地用力抓住幼女微微颤抖着的双腿,一边继续暴地向幼女的身体里面推进着,一边笑着继续侮辱着那个幼女。

    而一旁的少妇看到幼女痛苦的样子,也泪流满面地哭泣起来。少妇这时已经被另外两个男人按住,不得不用双手支撑着身体,跪在地上,一个男人正跪在她的身后,用双手抱着她浑圆的屁股,从后面把大的进她肥厚的唇当中。

    虽然自己也正在惨遭强暴,但是少妇的注意力却完全在身旁正在被强奸失身的娇嫩幼女身上,她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硕大的暴地进幼女未经人事的处女道,但是这时少妇却完全无能为力,只能悲哀地哭喊着。

    而这时,正在强暴幼女的那个男人已经把自己的完全进了幼女的紧窄道,笑着抽起来。大的每一次冲击都会让幼女颤抖、惨叫,而标志着失身的落红也在男人的抽中从幼女的双腿之间渗了出来,一滴滴落在幼女身下的地上。随着这个男人的肆虐,幼女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身体也渐渐变得无力,最后终于失去意识,昏死了过去。

    当那个男人终于满足了兽欲,把喷进幼女的身体时,幼女也慢慢地苏醒了过来。当那男人把从幼女的身体中抽出来的时候,身体的剧烈疼痛让幼女忍不住呻吟起来。但是很快,第二个男人又跪在幼女的双腿之间,一边看着前一个男人的混合着鲜血从幼女的道口缓渗流出来,一边笑着把自己的进了幼女被前一个男人的硕大撑开,还没有完全闭合的道口,在幼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抽起来。

    这时,跪在那个少妇身后的男人也已经在她的身体里面发泄了兽欲,另外一个男人代替了他的位置,用他的大继续蹂躏着这个风韵犹存的美女。听到幼女的惨叫声,少妇抬起流满泪水的脸来,绝望地看着在自己的身边惨遭轮奸的幼女,却只能痛苦地继续承受着身后那个男人的暴糟蹋。男人们笑着,用力地把进少妇和幼女的身体,暴地冲击着她们的道深处和子口,让她们忍不住同时呻吟和哭喊起来。

    那两个正在凌辱着刘梦纯的男人一边继续在她的身体里抽着,一边在刘梦纯的呻吟声中告诉她,这个少妇是墨西哥人,曾经是墨西哥选美比赛冠军,当时是31岁,而那个幼女则是少妇的女儿,当时只有11岁。少妇的丈夫是一个对毒品深恶痛绝的议员,并且在议会多次发表措辞激烈的提案,要求严惩毒枭。而这位议员的态度惹怒了这些毒枭,在一天深夜,毒枭们全副武装地冲进了那个议员的家,打死了他的保镖,而议员也在持枪反抗时被毒枭们乱枪打死。议员的妻子和女儿自然也被那些毒枭掳到他们的「妓院」遭受他们的轮奸。

    接下来,屏幕上出现的却是这对母女一丝不挂地拥抱在一起的靡画面。母女都紧闭着双眼,呼吸急促,脸上还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她们相互拥抱着,一边摩挲着彼此的身体,一边不停地亲吻着对方,那少妇甚至还不时地把舌头伸进她女儿的嘴里。这对母女光滑的身子互相纠缠着倒在了地上,少妇一边迷乱地喘息着,一边把头伸到她女儿的双腿之间,用她的嘴亲吻着女儿的户,让她的女儿浑身颤抖着呻吟起来。而那个幼女也马上就模仿着母亲的动作,也开始亲吻着母亲的户,让那个少妇也扭动着身体,呜咽着发出阵阵呻吟。

    当少妇的舌头拨开女儿的户,探进道口时,女儿身体的颤抖变得更加激烈。而那少妇很快也在女儿香舌的舔舐和刺激中全身抖动起来。这对母女互相舔舐着彼此的道和户,在阵阵香艳的呻吟声中和她们身体显得有些荡的扭动中,少妇的身体率先在高潮中抽搐起来,而透明的体也从少妇的户里满溢出来,打湿了她的大腿部。很快女儿也在母亲的舌尖刺激下,婉转呻吟着全身痉挛着蜷缩起来,然后这个幼女的身体又突然绷直,而她的户也已经被她自己的体所浸湿,而且体还在从湿淋淋的少女户里不停地渗出来。

    虽然已经享受过高潮的快感,但是看来少妇并没有就此满意,她稍微喘息了一会以后,就又带着兴奋的红晕和迷乱的表情再一次抱住了女儿的身体,这次,少妇把一支纤长的手指探进了女儿的户,轻轻地搅动起来。母亲的手指很快就唤醒了女儿的身体,那幼女再度全身颤抖着呻吟起来。而女儿也马上就如法制,伸出手指,探进了母亲的户,也开始搅动起来。在彼此手指的刺激下,这对母女敏感的身体很快就又一次高潮了……

    那两个毒枭看到刘梦纯不可思议的表情,笑着告诉她,这是这些男人给这对母女注了春药以后,特地给她们拍摄的同恋录像。这些男人为了进一步羞辱那个被他们打死的议员,把这段录像传到了网络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那议员的妻女在同恋的禁忌快感中颤抖和呻吟的模样。那个议员的妻子后来被十几条巨犬轮奸,活活地被兽奸而死,而议员的女儿则在被那些毒枭轮奸了半个多月以后,又被当作雏妓卖到了欧洲的一家地下妓院,供那些喜欢幼女的嫖客们随意玩弄,并且在她身上发泄那些壮男人的变态欲望。

    另一段让刘梦纯印象深刻的录像是她坐在一个男人的上扭动着身体,同时还为身旁的另一个男人交时看到的。录像的主角是一个可爱的金发白人小萝莉,大概也就十来岁的样子。一开始的时候,那个小萝莉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公主裙,坐在一辆亮闪闪的玩具马车上,好像很开心地笑着。而且,可能是因为拍摄的时候使用了滤光镜,整个画面显得有些虚幻,营造出梦境一样的飘渺效果,让那个萝莉小美女看上去就像是童话世界中的公主一样。

    但是这样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画面切换后,那种虚幻缥缈的效果就消失了,那个金发萝莉依旧穿着那套公主裙,坐在那辆玩具马车上,但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了微笑,而且变得清晰的画面中,似乎能依稀看到女孩脸上还有泪痕。那个萝莉美女正坐在马车上不安地四处张望着,脸上的表情也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而这时,有三个赤身裸体的黑人却突然出现在屏幕上,这些黑人分别从三个方向同时走到马车边,笑着围住了那辆马车和那个坐在马车上的金发萝莉。

    马车上的金发萝莉表情紧张地看着这三个黑人,瘫坐在座位上的身体也微微地颤抖着。站在马车边上的一个黑人笑着伸出手来,在女孩的轻声惊呼中用双手抓住了她前的公主裙,然后用力地把那块轻薄的布料撕成了两半。女孩的公主裙下没有穿内衣,她的那对娇小却坚挺紧实的房也就马上暴露在那几个黑人的眼前,让那些黑人一览无余。而那个撕开女孩衣裙的黑人马上就用双手抓住女孩的酥,开始揉搓起来。那个金发萝莉被黑人那暴的动作弄疼了,她轻声呻吟着,皱起眉头,但是却没有反抗。

    这时,另一个黑人却掀起了那金发萝莉的裙摆,可以看到公主裙下,女孩的身体其实是完全赤裸的,所以女孩双腿间那片粉红色的户也马上就毫无遮蔽地裸露在镜头前。那个黑人一边掀开公主裙的裙摆,一边笑着伸出手指,拨弄着那个萝莉被单薄的金黄色毛覆盖着的娇嫩户。户被玩弄的女孩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轻轻地呻吟着。而那个黑人玩弄了一会女孩的户以后,干脆伸出双手,把女孩的裙摆也撕成了两半,然后拿出一个跳蛋,把跳蛋慢慢地塞进女孩紧密的户里,然后打开了跳蛋的开关。

    在跳蛋的「嗡嗡」声中,房和户同时被刺激的女孩呻吟着,全身颤抖了起来。而这时,第三个黑人干脆爬上了马车,那黑人把一只脚搁在那个金发萝莉身边的座位上,用手抓着女孩的头,把女孩的脸转向他,然后指着自己胯下那支格外长的黑色,命令女孩为她口交。女孩惊惧地看着眼前这支恐怖的,眼泪在她碧蓝的大眼睛里不停地打着转。但是那女孩却仍旧没有反抗,而是尽力地张开嘴,用嘴唇包裹着那个黑人的,吃力地吸吮和舔舐起来。

    而这时,那个揉搓着女孩酥的男人已经不满足于用双手享受女孩的房,而已经把嘴贴在女孩的房上,不停地舔舐着,亲吻着,甚至轻轻地咬着女孩的头和房。而另外那个男人,则已经把那个沾满了女孩体的跳蛋从女孩的户里抽了出来,用自己的手指取而代之,进了女孩的道口搅动着,而那个震动着的跳蛋已经被那男人又硬是塞进了女孩小巧的肛门里。这个金发萝莉被这三个黑人玩弄着,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而她被黑人填满的嘴里也不时发出含糊的呻吟声,而眼泪也不断地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

    黑人很快就在那个金发萝莉的嘴里喷发了。那女孩咳嗽着吐出了那黑人的,然后颤抖着张开嘴,让镜头给她嘴里含着的白浊拍了个特写,然后才咽了下去。而这时,那个玩弄着萝莉户的黑人抱住了女孩的身体,然后把她翻过身来,让那个女孩趴在马车的座位上,撅起屁股。然后那个黑人跪在金发萝莉身后,撕开女孩身后的裙摆,让那女孩白皙的屁股也裸露了出来,接着,那黑人的就暴地进了女孩的户,急不可待地抽起来,让那女孩疼得不停地哭喊和惨叫着。而那个跳蛋这时还塞在女孩的肛门里不停地震动着…

    那三个黑人把那女孩的身体摆成各种姿势,肆意地玩弄着她,在她身上发泄着。那个金发萝莉虽然不情愿地流着泪抽泣着,但是却本没有反抗,只是顺从地一次次坐在黑人的上扭动着身体,撅起屁股让黑人的入她的肛门,张开双腿让黑人的进她的道,用小嘴包裹着黑人的舔吮着。黑人的长把这个娇小的女孩折磨得死去活来,惨叫连连,甚至当场失禁。当那段录像结束时,那个金发萝莉已经被蹂躏得瘫软在地上,似乎昏了过去,只有她沾满的白皙身体还在无意识地颤抖着…

    而场景切换后,屏幕上却出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这个金发萝莉痛苦地哭泣着,用双手和膝盖支撑着身体,跪趴在地上。在女孩的哭声中,一个看不见面目的男人牵着一条铁链走到了她的身边,而铁链的另一头竟然是一头身材庞大的狼狗。那只狼狗在男人的引导下,爬到了女孩身上,用两只前爪踩着女孩雪白的后背,而那女孩却已经不可自已地放声悲鸣起来。在金发萝莉绝望的哭声中,那只狼狗把它粉红色的进了女孩的道里,然后就开始抽起来…

    刘梦纯吃惊地看着那条狼狗在这个可怜的萝莉女孩身上发泄着,并且最后把进了女孩的道,恐惧地说不出话来。而那个享受着刘梦纯交的男人却笑着告诉刘梦纯,这个金发小美女是一位法官的女儿,当时只有14岁,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萝莉美女。因为那个法官不肯枉法,坚持判处那些毒枭的一个同伙死刑,那些毒枭绑架了那个法官,把他毒打得遍体鳞伤,气息奄奄。同时,那些毒枭还绑架了法官的女儿,并把这个女孩带到了她已经不成人形的父亲面前进行强暴,用暴地撕裂了这个萝莉美女的处女膜。

    已经被折磨得半死不活的法官被迫亲眼看着他的女儿被毒枭强暴失身,然后连处女肛门也被那些毒枭的入并撕裂。那些毒枭给那个法官注了大量毒品,让他在极度痛苦中看着他的女儿被那些毒枭轮奸,并在毒品的幻觉中死去。

    而那些毒枭们轮奸和玩弄了那个金发萝莉两、三周以后,把她送到了日本黑社会手里。从此,这个金发小萝莉就成了那些变态的日本黑社会的玩物,被他们用酷刑调教成了奴,供男人们发泄。而且那些日本黑社会还用这个金发美女拍摄AV发售,刚才播放的那段录像其实就是日本黑社会拍摄的一部AV。

    而另外两个男人在享用刘梦纯的身体时,却正好看到显示器里播放的正是刘梦纯和潘佳人,潘丽人一起被那些男人们轮奸和调教的录像。看到屏幕上的靡场面,那两个男人更加兴奋地在刘梦纯的身体上发泄着。其中一个男人一边在刘梦纯紧窄的肛门里抽着,一边重地喘息着在被男人们的抽刺激得不停呻吟着的刘梦纯耳边说出了潘佳人和潘丽人的下落。

    原来,潘佳人和潘丽人已经被那些毒枭装进木箱空运回北德。虽然潘佳人和潘丽人已经被南美毒枭们调教成了顺从的奴,但是行事谨慎的毛杰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给这对萝莉姐妹注了一种药物,损伤了她们的大脑。潘佳人和潘丽人被注药物以后,完全失去了记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而且她们的智力也退化到三到四岁的水平,完全失去了自主能力,所以毛杰和他的手下可以把这对身材惹火的美女萝莉当成充气娃娃任意摆布,把他们的进潘佳人和潘丽人紧窄短小的道,刺激着她们敏感娇柔的子口。

    潘佳人和潘丽人被关在毛杰的地下制毒工厂,供毛杰和他的手下们任意享用,而已经荣升北德禁毒大队队长的白史敬也对这对萝莉姐妹迷恋有加,经常来玩弄她们。可能是因为给潘佳人和潘丽人注药物的副作用,潘佳人在被注药物后很快就流产了,最终还是没能生下那个轮奸成孕的孽种,而潘丽人虽然每天都要被十几个男人轮奸,但是却也一直没有怀孕。但是也正是因为潘佳人和潘丽人未曾生育,她们的道和肛门才能依然保持着少女的紧窄,让那些男人继续享用着被她们的身体紧紧包裹住的快感。

    在那些男人的调教下,智力受损的潘佳人和潘丽人已经完全接受和习惯了用她们的身体迎合男人的凌辱,并且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夜以继日的交媾使得这对萝莉姐妹花已经渐渐沉迷于交的快感和的奇怪味道,虽然她们还不是很喜欢肛交,但是却还是会顺从地迎合男人们的一支支进她们的肛门里抽。而潘嘉凯的头颅也被一并送回北德,并被毛杰装进一个盛满福尔马林的玻璃瓶,放在关着潘佳人和潘丽人的牢房里,毛杰要让死去的潘嘉凯继续亲眼看着他的这对爱女充当奴,在一个个男人的胯下呻吟和颤抖…

    一转眼,刘梦纯被送到南美,成为这些毒枭的奴和发泄对象已经接近两年了。在两年的奴生涯过后,刘梦纯已经在屈辱和痛苦中完全屈服于命运,这个20岁的感美女顺从地用她每一寸身体迎合着每一个走进这间牢房的男人,流着眼泪任由男人们肆意凌辱和蹂躏。但是当刘梦纯坐在一个男人的上,呻吟着扭动着身体,主动迎合着那个男人时,却突然感觉到一阵久违的心酸和揪心感。

    刘梦纯不敢停顿,继续呻吟着迎合那个男人,但是阵阵心悸却依然让刘梦纯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而就在刘梦纯感觉到心痛的同时,在香港,悲惨的厄运却已经笼罩在刘梦纯的妹妹刘梦恬头上。刘梦恬比刘梦纯小两岁,所以现在和刘梦纯被詹百鸿等人绑架时一样,也是18岁。两年前,刘梦纯突然和男友凌险峰一并失踪,警察们知道他们是被畏罪潜逃的詹百鸿所绑架,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们的下落。而刘梦恬那时候就立志将来要报考警校,成为女警,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失踪的姐姐。当刘梦恬偶然得知警方正在为拍摄宣传广告征求模特时,就也报了名,希望能被选中,可以有利于她将来报考警校。

    经过警方的甄选,最终,刘梦恬和另一个同为16岁的短发活力美女-麦若仪最终脱颖而出,她们穿上各种女警制服,为警方拍摄了整整一组宣传广告,并刊登在一些杂志上,而刘梦恬也在拍摄海报的过程中和麦若仪成了好朋友,刘梦恬也把姐姐失踪的事情告诉了麦若仪,并得到了麦若仪的安慰。而当麦若仪带着拍摄的样片回家,展示给她的哥哥看时,麦若仪的哥哥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麦若仪身边的美女刘梦恬。看着刘梦恬那张似曾相识的娃娃脸,麦若仪哥哥那双原本漫不经心看着照片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刘梦恬的脸酷似姐姐刘梦纯,自然也和几年前失踪的女警叶馨彤极为相似。

    而麦若仪的哥哥就是麦建成,也就是那个曾经暗恋叶馨彤,却只能在电脑上痛苦地看着心中的女神被别的男人轮奸,甚至被大猩猩玩弄的录像资料的香港警察。

    麦建成现在已经升职为高级督察,并且被调职到刑事调查科。而当麦建成看到照片上的刘梦恬那张和叶馨彤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娃娃脸,几乎以为是叶馨彤复生,自然激动异常。当麦建成从麦若仪得知这个美女是她刚认识的好朋友,忙不迭地要求麦若仪把刘梦恬约出来,说要请妹妹的好朋友吃饭。

    「别骗人了。请我的好朋友吃饭?哥哥你什么时候那么大方过?你是看上这个美女了,想要泡她吧?」

    麦若仪一眼就看穿了麦建成的真实目的,「这也不怪你,我这个新朋友确实漂亮,连我看着都有些心动,更何况哥哥你这个大男人呢。不过你现在要想泡她的话,可能实际不太好,她的姐姐失踪了,她正为这事烦心呢…」

    「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呢…」

    麦建成没想到麦若仪那么直接地就拆穿了他,被妹妹连珠一般的一连串话堵住了嘴,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你…就只管把人约出来就是了…就当帮你老哥个忙…大不了,你想要什么,老哥下次给你买…」

    这时,麦建成想到麦若仪刚才最后那句话,顿时来了兴趣,「对了,你刚才说什么?她的姐姐失踪了?怎么回事?」

    「是啊,她姐姐的男朋友还是个警察呢,居然也一起失踪了…」

    麦若仪于是把刘梦恬告诉她的情况又向麦建成说了一遍。听完妹妹的叙述,麦建成的眉头拧到了一起。詹百鸿潜逃,凌险峰失踪的事情早就在警队内部流传开来,麦建成也已经略有耳闻,但是他却不知道连凌险峰的女友也一起失踪了。警队内部认为凌险峰是被詹百鸿所绑架,估计已经凶多吉少,而如果凌险峰的女友也一起被绑架的话,麦建成也不敢想象她会有怎样的命运。

    「原来是这样…」

    麦建成喃喃地自言自语道,「那更要把她约出来了。我好歹是刑事调查科的高级督察,总能帮上点忙的…」

    麦建成转向麦若仪说。

    「嗯,也对…」

    麦若仪转了转眼珠说,「那好吧,我现在就约她,明天晚上吃饭怎么样?哥哥你请客!」

    麦建成哭笑不得地对这个娇俏可爱的妹妹点了点头,麦若仪就得意地笑着拿出手机,回自己的房间去打电话约刘梦恬了。

    第二天晚上,当麦建成见到刘梦恬时,更是被刘梦恬那酷似他的梦中情人-叶馨彤的美丽所震慑,竟然张着嘴,一是说不出话来,知道麦若仪不满地踩了麦建成一脚,才算是让他恢复了常态。从刘梦恬的口中,麦建成才了解到原来刘梦纯和凌险峰失踪前,凌险峰和当年失踪的林绍辉一样,正在调查潜藏在警察内部的贩毒集团,并且凌险峰还发现了詹百鸿才是幕后元凶。想到詹百鸿是叶馨彤的上司,麦建成马上就意识到,刘梦纯和凌险峰的失踪案,说不定和当年林绍辉和叶馨彤的失踪也有很大关系。

    从此以后,麦建成就开始追查刘梦纯和凌险峰的失踪。麦建成调阅了凌险峰当时寄给警务处长的调查报告和证据,发现凌险峰早已证实,当年林绍辉枪杀霍智荣一案其实完全是被詹百鸿栽赃陷害,而绑架和轮奸叶馨彤的竟然就是詹百鸿和他的手下。想到叶馨彤遭受的非人蹂躏,麦建成更是对詹百鸿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将这个残忍狡猾的毒枭碎尸万段。

    并在调查刘梦纯和凌险峰失踪案的同时,麦建成也开始正式追求刘梦恬。几个月后,麦建成的诚意和努力终于打动了这个美少女,麦建成掳获了刘梦恬的芳心,成为了这个清纯女孩的的初恋男友。看着麦建成为了调查姐姐的失踪而付出的努力,感受着麦建成对自己的一片真心真意,刘梦恬愈发觉得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愿意付出所有来保护她的男人。

    麦建成和刘梦恬的感情迅速升温,但是因为刘梦恬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能接受婚前行为,而麦建成也不愿意逼迫他深爱的女友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所以虽然麦建成一直也没有能够一亲芳泽。为了弥补麦建成,刘梦恬和麦建成约定,会在注册结婚的那天晚上把纯洁的身体作为结婚礼物献给麦建成。想到这样完美的新婚之夜,麦建成也只好暂时压抑着内心的欲望,期待着花好月圆的那一夜。

    让麦建成感到大惑不解的是,虽然他的调查进行了一年多,却仍然还是进展缓慢,似乎所有线索都已经被掐断,而詹百鸿销声匿迹以后,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半点消息。直到麦建成无意中注意到当年林绍峰的上司,现在已经升职为总警司的陈光坚似乎和一个名叫高卓扬的南美华侨商人有着非常密切来往,而这个情况却引起了麦建成的兴趣。而麦建成分析了有关陈光坚的资料后,终于发现这位高级警官非常可疑,于是他开始针对陈光坚展开了秘密调查。

    就在麦建成的调查初见成效时,刘梦恬和麦若仪从学校毕业后报考了警校,并且凭借曾经拍摄警察宣传广告的经历顺利获得录取,成为两名美女学警,很快就要进入香港警察学校接受长达半年的留宿制训练。于是乘着刘梦恬开始训练前,麦建成终于在麦若仪的鼓励下向即将年满18岁的刘梦恬求婚。当刘梦恬满脸红晕地说出「我愿意」的时候,麦建成觉得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于是,麦建成和刘梦恬相约,等刘梦恬结束训练以后,他们就去注册结婚,并且稍后在教堂举行婚礼。

    想到半年后就能和女神般的刘梦恬融为一体,麦建成更是觉得意气风发。而麦建成的调查也进展顺利,他发现了陈光坚控制着好几个以他人名字开设的秘密账户,而这些账户经常和高卓扬之间有大笔资金往来。在当国际刑警时,麦建成看过很多有关贩毒活动的资料,所以这样的资金往来马上就让他想到了贩毒。麦建成又进行了将近半年的调查以后,终于认定陈光坚就是警队内部的毒枭。于是,麦建成把他搜集的资料和证据秘密送交内务部,希望内务部能够查清陈光坚与刘梦纯和凌险峰失踪案的关系,也算是他献给刘梦恬的结婚礼物。

    就在刘梦恬结束训练课程的当天,麦建成收到了陈光坚被停职,接受调查的消息。听到这个好消息的麦建成兴奋地开车去警察学校接刘梦恬和麦若仪。刘梦恬剪了短发,却一点也无损于她的美丽,反而让这个美女显得更加干练。当麦建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刘梦恬的时候,当即得到了刘梦恬的一枚香吻作为奖励。而麦若仪也为刘梦恬感到高兴,又叫又跳起来。麦建成又告诉刘梦恬,据预约时间,十天以后他们就可以注册结婚。似乎一切都很完美,但是麦建成没有想到,正是这份他送给刘梦恬的结婚礼物却把刘梦恬推入了万丈深渊。

    结束培训的刘梦恬和麦若仪得到了三天的假期,于是这两个女学警刚一回家,就换上便服,相约出门购物,麦若仪出门前还吓唬麦建成说要为刘梦恬挑选一枚五克拉的钻戒,让麦建成破产。但是,麦建成没有想到,这一出门,麦若仪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和麦若仪在一起的刘梦恬也失踪了。警方只查到这两个女孩的手机最后接收信号的位置是在某座人来人往的大型商场里,而调看监控录像也没有获得任何线索。麦建成想尽各种办法,却找不到刘梦恬和麦若仪的下落,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而且他的心中还隐隐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完全摧花手册之狼穴羔羊 http://www.9zks.com/4/422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9Z书城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9z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